电视电视

电梯里被陌生人玩好爽,把我从客厅日到厨房

2020-08-23 15:24:37 写回复

“对不起,洛文。我没别的办法了。”闫茜的演技没说,说了几句,委屈地哭了出来。

白罗凡皱着眉头问道:“夏姐怎么了?没有你的命令,她怎么敢和我对质?”

“你还怀疑我吗,洛

小说文学

文?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就走!”

严茜咬了下嘴,一脸委屈转身走出办公室。

 

但她走了,谁来替蒋玉梦洗白,谁来扛锅?

闫茜一句要离开的意思,白罗凡赶紧制止,样子诚恳,“我不相信你!我只是赶时间!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会帮助我的,是吗?”

“我能帮你什么忙?”闫曦含泪看着白罗凡,犹豫了一会儿。

“其实很简单。”白罗帆挽着她的胳膊你只需向投资

小说文学

者和导演组解释,一切都是由你指挥和行动的,这样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是吗?”闫茜苦笑着,心里很清楚,一旦她出现,矛头就会直指她,蒋玉萌的名声就会洗刷干净。

因为害怕自己发现了什么,白罗凡就直接站在她面前,发誓:“闫茜,我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如果公司发展不好,我怎么有脸去严家。别担心。当这一切结束后,我马上嫁给你

这是一幅可笑的画。为什么她如此愚蠢以至于被这些话蒙蔽了双眼。

闫茜慢慢点点头:“我可以向你保证,但这是最后一次。”

“好吧,我会派人来安排的。“你可以在这里休息,哪儿也不去。”白洛凡点了几句话,很快就和助手走了。

宽敞的办公室里,闫茜优雅地拿出一条纸巾。她一擦眼泪,司机就推开车门说:“闫茜小姐,如果你不想让我带你去酒店休息,他下班后就去看你。”

“是吗?”

他一定是急着把最新进展告诉蒋玉萌。

“没关系。让他忙吧。我可以……”

阎锡华说了一半,被司机打断了,“范绍的意思是,让我送你去宾馆。”

闫茜会的,这是白罗凡想找人盯着自己看,但她早就计划好了,白洛凡派谁也不盯着看,因为她不会和他们妥协,更不会为他们背黑锅!

“好吧,我在旅馆等他。”

迫于心情的压力,闫茜紧握着手中的包,假装听话,把精彩的娱乐留给了司机。

在他们的车后座,姜墨晨的手下一直和他一起开车。他可以让阎锡来处理,但他必须确保她是安全的。

闫茜看了几眼驾驶员后视镜,打开车窗向后看。

车牌号,她很清楚是谁,嘴唇微微抬起,她的选择让她很放心。

闫茜走进酒店,在司机的注视下走进电梯。夏大姐端着帽子进来,摘下帽子,笑着说:“白罗凡应该多找人看看你。”

“夏姐!”闫茜很感动,很抱歉,“你和我一起受苦。”

“别那么耸人听闻。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看来贝洛文不会让你自由活动的夏姐分析了一下。

“没关系。我有夏大姐的帮助,这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闫曦突然想起了蒋莫晨,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夏大姐见她这样的表情,歪着头问道:“你的笑容真奇怪。有人在背后帮你吗?
“洛凡,对不起,我当时也没有其他办法。”颜夕的演技没的说,说了几句话,就委屈的哭了出来。

白洛凡皱了下眉,厉色追问,“那霞姐又是怎么回事?没有你的吩咐,她敢跟我对着干?”

“洛凡,你到现在还在怀疑我?既然你不信我,那我走好了!”

颜夕咬住下嘴,一脸委屈的扭头就要往办公室外走。

可是她走了,谁来给江雨蒙洗白,谁来背锅?

颜夕一有要走的意思,白洛凡连忙上前拦着,模样恳切极了,“我没不信你!我只是太着急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会帮我的对吗?”

“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颜夕泪眼婆娑的看向白洛凡,迟疑了片刻问。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的。”白洛凡拉住她的胳膊,“你只要去跟投资商和导演组解释说所有的事都是你为了复出自导自演的,一切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是吗?”颜夕苦笑着,心里非常清楚,一旦她出面,矛头会直对着她,江雨蒙的名声会被洗的干干净净。

生怕她发现什么,白洛凡直接站在她面前发誓,“颜夕,我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如果公司发展不好,我怎么有脸去颜家。你放心,等这件事过去了,我立刻就和你结婚!”

真是可笑至极的画面,为什么她以前会愚蠢到被这样的话蒙蔽双眼。

小说文学



颜夕慢慢点头,“我可以答应你,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我马上派人去安排,你就在这儿休息,哪儿都不要去。”白洛凡叮嘱了几句,快步带着助理离开了。

宽敞的办公室里,颜夕优雅的抽出一张纸巾,刚擦掉泪痕,司机便推门而入:“颜夕小姐,凡少让我送您去酒店休息,他处理完事情,就去找你。”

“是吗?”

他一定是急着去告诉江雨蒙事情的最新进展。

“没事,让他好好忙吧,我自己能……”

颜夕话说到一半,就被司机打断了,“凡少的意思是,让我一定把你送到酒店。”

颜夕意会,这是白洛凡要找人盯着自己了,不过她已经提前计划好了,白洛凡派不派人盯着都无所谓,因为她不会再对他们妥协,更不会替他们背黑锅!

“好,那我就去酒店等他好了。”

压下眼底的情绪,颜夕攥紧了手里的包,装出了一副听话的模样,跟着司机离开了辉煌娱乐。

在他们的车后面,江墨琛的手下一直开车跟着,他可以放手让颜夕处理,却一定要确定她的安全。

颜夕看司机看了几次后视镜,打开车窗向后看去。

那个车牌号,她很清楚是谁,唇瓣微微勾起,她的选择让她很安心。

颜夕走进酒店,在司机的注视下走进了电梯,霞姐带着鸭舌帽走了进来,摘下帽子,笑着说,“白洛凡应该多找几个人看着你。”

“霞姐!”颜夕既感动又抱歉,“你跟着我受苦了。”

“别这么煽情啦,我们下一步怎么做?看来,白洛凡不会放任你自由活动了。”霞姐分析着。

“没关系,我有霞姐帮忙,还有……一定能让他们付出代价。”颜夕突然想到了江墨琛,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微笑。

霞姐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歪着头问,“你的笑容很奇怪哦,是不是另外有人在背后帮你!”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