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牛大丑风流记

2020-10-17 06:59:18 写回复
何宪的小厮和陈刚进去暗渠找了快一个时辰,弄得满身污秽、腥臭,终于在一处镂孔闸门外找到了狐妖的尸体,还发现了闸门上又被掰动的痕迹。镂孔闸门是设计用来阻挡较大污物,防止暗渠堵塞的。

  楚齐光看着被拿上来的尸体,目光骤然一凝,似乎正发挥灵感、思考案情到了重要的一步。

  一旁的何宪心中一跳:‘好犀利的目光,是推断出什么了吗?’

  楚齐光缓缓说道:“看样子这狐妖被闸门挡住之后,还想要掰开闸门,结果重伤发作,不治身亡了。”

  道元查看了一下狐妖的尸体,他倒是见惯了各色妖魔尸骸,脸色不变地说道:“这狐妖的身上伤势极重,特别是背脊受了重伤,能坚持到这里已是不易了。”

  何宪皱着眉头说道:“就怕

文学

赫家不满意,以为我们是随便拿了一具狐狸尸体来搪塞的。还请法元道长帮忙佐证。”

  法元说道:“放心吧何公子,我们一起一路追踪找到的狐妖,确是无疑。一会再检一检这狐妖之血和爪痕后自有定论,但应该就是这只狐妖没错了。”

  他笑呵呵地看向楚齐光:“好小子,想不到还真给你找到了。”

  于是一行人将狐妖的尸体带了回去,结果刚到县衙就发现了情况。

  ……

  偏厅里,何知县满意地看着顾捕头说道:“我听宋典史说你已经抓到了狐妖?”

  顾捕头一脸谦逊道:“是抓到了,狐血勘验的结果也出来了,应该就是这狐妖没错了。”

  “好。”何知县微笑了起来:“这么快就抓到了狐

郭涛有几个孩子

妖,我一定上报朝廷,好好表彰你这番功绩。”

  看着何宪、法元道人和楚齐光走了进来,何知县大笑道:“宪儿,你来的正好,顾捕头已经抓住了狐妖,这血尸案总算是能结了。”

  顾捕头略微得意地扫了楚齐光一眼,朝着知县拱拱手道:“都靠县尊领导有方,平日里都教着我们精忠报国的道理,我们这才幸不辱命抓到了狐妖。”

  何宪、法元道士对视一眼,看向顾捕头的目光都有些古怪。

  楚齐光直接走上去说:“县尊,我们找到了狐妖的尸体。”

  “哦?”何知县看向了顾捕头。

  顾捕头嘲笑道:“尸体?那狐妖能杀死郝永年一行,怎么会死得那么轻易?楚公子可不要一时心急,随便找了具狐尸来交差。”

  众人看向了楚齐光,却见楚齐光一脸自信道:“我找那狐妖的全程,何公子、法元道长都在,他们俱可以为我作证。”

  顾捕头冷笑道:“只怕道长和公子也是被你蒙蔽,你可敢验一验狐血?”

  楚齐光说道:“有何不敢?”

  顾捕头直接唤来了差役,从那狐妖尸体上取了血给狗舔舐,不一会狗儿们就发起情来。

  顾捕头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只觉得不可思议:“这只也是狐妖?”

  另一边的楚齐光说道:“既然两边都是狐妖的话,不如比一下现场的爪痕。”

  接着何知县喊来差役,带着一死一活两只狐狸到了现场。

  两只狐狸的狐爪和现场的爪痕一一比对,看着楚齐光抓来的狐尸和现场的爪痕完全一致,而顾纬抓到的那只狐狸的狐爪和现场的痕迹却是完全对不上。

  看着这一幕顾纬心中又惊又怒,怎么也想不到这青阳县里竟然有两只狐妖,偏偏让他抓了和血尸案无关的那一只。

  另一边的何知县看到这证据确凿,已经面露喜色,他的官位是保住了,想到自己来青阳县的使命,他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何知县朝着楚齐光说道:“好,楚齐光你做的不错,这一次血尸案

朱慧敏 车震

告破,终于可以还青阳县一个安宁了。”

  楚齐光拱了拱手说道:“托县尊鸿福,这一次总算不辱使命。”

  另一边的顾纬仍旧不甘心,想着多少也要表表功还要分润赏银,便说道:“我只知要抓狐妖,却想不到城里竟然有两只狐妖,我看这两只狐妖必然有着勾结。

  

为什么女人会操出水

而且这两只狐妖被抓来勘验之前,又有谁能肯定哪一只才是犯案的狐妖,多亏县尊算无遗策,衙门里上百个差役在县城里布下天罗地网,才能将这些妖崽子一网成擒。”

  顾纬一番话说完,显然是想要模糊他自己和楚齐光的功劳,将两人的贡献对半分了。

  而听到顾纬隐晦地给自己表功,何知县也认可地点点头:“顾捕头你这次也有功劳,我都会向朝廷一一表明,绝不会少了你的赏赐。”

  在何知县看来,虽然楚齐光抓到了真正的凶手狐妖,但顾纬指挥着上百名差役忙前忙后,勘验现场,搜集证据,搜捕全城,还抓到了另一只狐妖,也有着不可忽略的功劳。

  顾纬微笑着退到一旁,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但心里还想着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再多分点银子。

  楚齐光一听顾纬开口便知道他的打算,慢悠悠地说道:“顾捕头的确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过我看顾捕头带来的这狐狸看上去似乎不像是妖怪。”

  顾纬冷哼一声道:“楚公子还是不要妄言,这狐妖已经验了血,确是狐妖无疑。”

  楚齐光说道:“杀害郝公子的狐妖应该身受重伤了,但我看这狐狸完好无损,可不像受伤的模样。”

  顾纬说道:“妖怪岂可以常理计较,服用了丹药,又或者修炼了什么妖族武功后,伤势好的比寻常动物快的妖物也不少见。”

  楚齐光走到那只狐狸面前说道:“我看还是再验一验血的好,就怕捕头手下的差役偷奸耍滑,抓了只普通狐狸来应付交差。”

  顾纬是亲眼看着手下差役验血的,他自信这狐狸必然是狐妖,此刻冷冷地瞪着楚齐光,说道:“楚公子想验就验吧,但如果勘验无误,还请向我手下兄弟们认一声错,别让一心报国、尽忠职守的人白白受了委屈。”

  “那是自然。”楚齐光转头看向法元说道:“还请法元道长亲自勘验这只狐妖。”

  看到楚齐光和自己手下捕头针锋相对的模样,何知县的眼眶深处闪过一丝不喜之色。

  楚齐光就算再怎么优秀,那都是一介草民。而顾纬就算再怎么不堪那也是他手下的捕头,是县里的衙役,代表的是朝廷的威严。

  楚齐光就算发现什么异样,也应该私下里和他来说。

  而现在看到楚齐光当着他的面这么咄咄逼人的模样,何知县对楚齐光的感官立刻就有些下滑。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