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明星

美女坐脸,涩谷果步

2020-10-18 06:01:25 写回复
定好的闹钟一响,他们立刻摇摇晃晃起身进一个个舱位检查病人的情况,方舱医院的舱里是24小时

夜夜情

都不能关灯的,所以很多患者都睡的并不十分踏实,医护人员就要格外注意要放慢自己的脚步小心翼翼行走。

  黑夜中有无数人在安然入睡,更有无数的人为了这些人的安睡负重前行。

  第二天一早,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坐着大巴去医院,路上胡杨问起了王梦雪。

  “昨晚其实大家都挺担心她,本来都在问我要不要一块去看看她,我想了一下那孩子挺倔的,就没让去,她昨天突然报名去火神山医院,周阳还说瞧见她在走廊蹲着悄悄哭,问了也不说……唉!”

  “得等她自己平静一阵子,昨晚跟她说了一阵总算是说通了,现在情绪低沉是肯定的,好在咱们还住在一个酒店,回头还能稍微照应她一下,上班忙的时候估计还好,就是怕她下班之后胡思乱想,她也确实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的事情,还是让她自己先冷静冷静吧。”蒙恬恬叹了一口气。

  昨晚的确算是说通了,今天早上看着也确实好多了,但是蒙恬恬还是下意识的担心她,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的小妹一样。

  胡杨看蒙恬恬这样说,平时对蒙恬恬也算是比较放心,就知道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暂时也不再多问。

  大巴一路到了方舱医院门口,跟往常几天一样,今天医院门口也停着好些辆大车,不过却不再是运输床的了。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把一台台医疗器械搬下来,制氧机和CT机都到了,核酸检测的设备也多运了一些过来,应该是要方便患者在舱内做检测。

  蒙恬恬和胡杨快速进去交接班,关于患者的事情交接完了之后,负责跟她们交接的唐艺珍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又笑着跟两人说道:“到昨晚为止,咱们方舱医院暂时就收治这么多病人了,今天下午会集体组织一个破冰活动,已经都给患者通知下去了,咱们现在所有四个病区加起来一千五百多人,二月份过生日的有一百多个,所以打算把他们全都聚集在一起搞个破冰活动。”

  “一百多个人集体过生日吗?这个主意不错,但是蛋糕那得做多大的啊?”蒙恬恬眼前一亮,但是随即又在担心蛋糕的事情。

  “整个武汉现在卖蛋糕的都没开业呢,但是我们提前联系了好些家蛋糕店,捐赠了挺多个蛋糕,还有一家定做了一个大蛋糕,大蛋糕肯定是不够一千多个人吃的,但是每个生日的患者还会单独发一个八寸的小蛋糕。”

  这就意味着如果大蛋糕不够分,同舱位过生日的患者还有小蛋糕,在给大家分享的过程中会互相熟悉,以后整个方舱医院就不会再向之前两天一样沉闷了。

  蒙恬恬连连点头,这个破冰活动安排在十二点吃完饭之后,所有舱位的患者都按照秩序去新建舱位那边的体育馆集合,那里有一大片空着的场地,容纳一千多个患者绰绰有余了。

  交接完工作之后两人先巡视了一下各个区域,开水区今天地上积水情况已经好很多了,牙膏沫洗面奶沫更是直接消失了,开水区旁边的图书角已经有一批人戴着口罩坐在那里看书,一切都开始井井有条起来。

  进了舱位里,今天舱里气氛已经比之前活跃了不少,有些临床的患者已经在互相讨论集体过生日的事情了,看来对这个大家都是十分期待。

  一直走到A区域的第九个舱里,两人突然听到舱里似乎有在争执的声音,快步走过去,果然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正在跟护士争吵,旁边还有不少患者都站着围观,但是却没有人帮腔。

  “……你就说说谁有理,这不是我一个人觉得不舒服,大家都不习惯,是吧?你说你晚上睡个觉,还要开着灯睡,这灯还这么刺眼,这让人咋睡啊?我来这儿连续这几天都没睡好,晚上压根就睡不着,都快神经衰弱了,这病毒还没把我杀死呢,估计先自己疯了!”

  中年人看起来挺有文化,虽然在高声嚷嚷,但是却并没有言语粗暴,然而即使这样,跟他说话的小护士依旧觉得有些难以招架。

  “不是叔,我们也想着关灯让你们睡的好一点,但是这灯晚上就不能关,这里怎么说也是医院,万一有人晚上出现什么意外状况,咱们医护人员肯定要第一时间救治,没光怎么看?况且晚上值班还得一直巡夜,总不能过来一次开一次灯吧?”

  “就不能用手电筒了?不是说咱们这里收的都是轻症患者,口号是零死亡吗?晚上也要搞这么严谨,我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晚上灯刺眼没法睡觉,白天想着趁日光没那么刺眼眯一下,舱里又这么吵,找你们两次了也没个解决办法!”中年人越说越气,但是这一次他看起来并不打算像前两次一样善罢甘休。

  蒙恬恬和胡杨站一边看了两分钟,总算是了解了事情了始末了,像这种因为晚上不关灯跟护士扯皮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面两天她们两个忙着收治病人,暂时也没空管,现在事情都摆在眼前了,那肯定是要解决的。

  “我帮忙想办法行吗?咱们下午先集体过完生日然后

haole

再解决……”

  小护士的话还没说完,中年男人就不高兴的摆手:“不要在这打太极跟我说什么过生日的,过生日又不是我过!先给我把这个事情解决了,不然像这样睡眠差的又不止我一个,难道非看着我们因为睡眠不行身体垮了吗?”

  胡杨走上前去,

孙维爷爷

直接问了句,“你希望怎么解决?晚上如果舱里关灯就意味着如果出现危险医护人员可能还要先开灯,很可能耽误治疗时间,而且灯突然亮起来更刺眼,这件事情上我们不说给你们完美的解决方案,灯肯定是不能关的!”

  “不关灯……那我就没法睡呗!你们退一步退哪里了?”

  “今天晚上之前我们就联系找一批眼罩和耳塞过来,晚上嫌太亮可以戴眼罩。”护士长胡杨语气坚定,听起来不容置

文学

喙。

  中年男人果然气势弱了一些,嘀咕了两句:“那我也戴不习惯眼罩,还有耳塞那东西,戴久了不会影响听力吧……”

  蒙恬恬也是无奈,上前一步劝说:“这已经是这种条件下咱们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耳塞不是耳机,就类似于一个棉花团一样,能对听力有什么损害?咱们各退一步行吧?不习惯总比没有要好是不是?”

  中年男人想了一下,似乎是有道理,于是不再争执,但是回到自己床位之前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你们答应的回头可不能忘了,今晚要是还没有,那我还是没法睡觉。”

  蒙恬恬点头:“放心吧!说了给安排就给安排,实在没有的话我去给你买!”

  他这才点头,回到自己床位之前又认真看了看蒙恬恬身后的名字,像是要牢牢记住生怕她食言一样。

  胡杨又将刚才的小护士叫到一边问了两句,“咱们昨天不是在每个舱里找了志愿者,这个舱里没有吗?怎么有人跟护士争执也没人帮你。”

  小护士有些无奈,“有倒是有,打扫卫生帮忙拿盒饭也挺积极的,人都很不错,就是这种事情……主要还是咱们设施不到位吧,而且舱里大家都不算熟,也不好意思随便帮腔。”

  胡杨点了点头,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就像是上学的时候分班,一个班的同学互相熟悉起来还需要好几天的时间呢,那还是在彼此有互动的情况下,而现在在方舱医院,大家都躺在病床上,自己玩手机看电视,每一天主要有互动的还是医护人员,然而防护服遮住了脸,莫名又多了一层隔阂,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短时间内还是没办法拉近。

  就等着下午的破冰活动了!

  蒙恬恬和胡杨跟管理方舱医院分发个人用品的护士说了一声耳塞和眼罩的事情,那便刚好也想到了这一点,电话里就立即许诺两人,“你们放心吧,今天下午肯定得发,很多患者提这个意见了,不光是这两样,每个人还会发一个小保温壶,免得频繁出去接热水也挺麻烦的!”

  两人这才放心下来,方舱医院的各种设施已经越来越全面了,给患者的感觉也一定会越来越贴心。

  吃过午饭之后,每个舱都在认真打扫卫生,垃圾和饭盒全都收拾好了之后,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帮着每个舱位消毒,一点半的时候体育场馆那边通知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可以现在带患者过去。

  每个舱里负责的护士都在认真清点舱里人数,按照顺序带着舱里的人去场馆想,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带着整个A区的患者赶了过去,体育场宽阔的室内篮球场里,临时吹起来的彩色气球被挂在四周和篮球架子上,看起来多了些欢腾的气氛。

  而正中间桌子上已经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方形蛋糕,乳白色奶油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奶油上面点缀着红彤彤的草莓,最显眼的还是草莓中间那四个大字“武汉加油”!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