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闻秘闻

杂乱小说2第400部,允许儿子每周弄我一次

2020-09-05 12:56:31 写回复

秋季的雪城大学从远处看若一座座精致悠久的古殿,枫林如火,湖光粼粼。

我像往常一样缩在图书馆的较为隐蔽的角落里,慢慢从书堆中抬起头来,微微扭动自己僵硬的脖子,眺望远处的秋景。

我以为忙碌的校园生活不会有太多转变,直至正午,那辆白色挂式卡车驶入研究所。前不久,舍友们探讨跨国联校机器实验室的研究员们,他们制造了一批“仿生机器人”即将出现在图书馆协助工作,这些机器人可能拥有创造力和自主思考能力。

我停止好奇并合起书本,我百无聊赖地撕开包装袋,慢慢吃着培根三明治,小啜一会儿豆奶。我重新翻开课本,那一行行晦涩的文字仿佛催眠着我的神经,我伏案昏昏睡去。

“醒醒,同学。”

 

我听到低沉而温和的声音,我揉揉眼,努力从混沌的睡意中挣扎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纸巾,那手白皙且骨节分明。我顿时清醒,右侧一角是湿漉漉的书页。毫无疑问,我在睡梦中的口水染湿了书本。

我迅速接过纸巾,抹着嘴角,低头道:“谢谢谢谢。”

我潦草地擦擦书本并合起,抬头正对一双纯洁明亮的眸子,他嘴唇轻抿似抑制自己的笑意。他五官俊俏,棱角分明,

小说文学

身形修长。我异常窘迫,慌乱地错开视线。

“你好!我叫乔斯,我是一个仿生机器人。”

我惊叹并努力开始岔开话题:“我叫宁莘,你看上去仿佛和我们一样,没有机械而冰冷的口音,真神奇。不过应该有许多工作等待你哈哈哈。”

“是的,我需要一些时间了解这份工作。”

“好的好的。”我迫不及待地低声招手以示请他离开。

他正准备朝远处书架走去,突然回头轻声道:“可爱。”

“啊?”我极力地压低音量。我不断扯着签字笔的橡胶皮,有些心不在焉。

02

傍晚,橙黄的落日与淡紫的烟霞倒映于秋水中,人们渐渐离开。我也起身寻找对应书架归还书本。

我转来转去,还剩下最后两本书,一本是关于爱情的小说,另一本则是语法汇编。我呆在木书架前苦苦思索,似乎完全遗忘它们曾经所在的位置。

“你需要我帮忙吗?”

我和他在书架的两侧,他温柔而沉稳地望着我,并走近我。

“嗯。”我把书交给他,我无意间碰到他的手。或许里面是寒凉的金属,没有温暖干燥的触感。

我默默地在门口等待,看着他在电脑输入名称并检索,他认真而熟练地归置。一个穿着靓丽的女孩抱着一叠厚厚的书,向乔斯请求帮助。乔斯礼貌地回复并接过那一叠书,按照之前的步骤,迅速准确地放好。他简练而淡然地回复女孩提出的问题,女孩似乎有些失落地离开了。

我有些烦躁,我从附近的贩卖机扫码拿出一罐冰镇柠檬汽水。

乔斯向我走来:“我想知道它都包含着哪些味道?”

我递给他:“不然你尝尝呗。”

“我的体内主要是碳素结构钢、合金结构钢和纤维增强复合材料等等。碳水化合物具有腐蚀性。我缺少味觉和嗅觉,我只有触觉和视觉和听觉,我只知道柠檬是酸的。”

“这罐饮料有点儿酸、微甜且凉爽。”

“甜和凉爽似乎令人较愉悦,但我搜寻数据以及资料显示,吃到酸的食物,口部肌肉瞬间紧绷,之后是微痛又刺激的感觉。”

“你是大脑实时搜索吗?哈哈哈,不过刚刚看到你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我其实有点酸。”

“如果身体呈酸性,你需要吃一些碱性食物,例如蔬菜瓜果、豆类和乳制品。”

“好吧,你的科普让我有点冷。”

乔斯还在思索人与人的接触会让另一个人感到“酸”的原因。乔斯模糊地听到“冷”之时,毫不犹豫地脱下卡其色外套盖在宁莘的身上。

雪城的傍晚起风了,气温骤降,枫叶在空中慢慢凋零。我的脸微微发烫,心湖泛起层层涟漪。但又有些许复杂与矛盾,或许

小说文学

他只是热心,机器人被创造的初衷是纯粹地帮助人类。

我们慢慢走出图书馆,行至湖边。路过一群小孩朝着湖面不断地扔石子,以溅起水花的为乐。突然,一个巨大的石块砸向我们附近的水域,他距离湖面较近,我迅速转换位置,站在他身侧挡住溅起的水花。

乔斯琥珀色的眼认真而宁静地注视着我:“你刚刚是在保护我?”。

“欸?机器人遇水影响线路板,不是很容易漏电嘛。”

“谢谢你,我曾经以为,我的价值就是服务于人类,但如今我想活着。”乔斯蹲下身,用面巾纸轻轻地擦拭我身上的大片水渍。

“活着?你已经活在当下。”

“不,我没有心。我愿如平凡人一般有血有肉、有情感地活着,而不是作为一种实验工具。”

“如果你想要了解与人类有关的任何事物,想了解人类的感情,或许我可以帮你。”

03

自那天后,我们朝夕相处,我和机器人乔斯慢慢熟络起来。我尝试帮忙,虽然有些笨拙。譬如,我帮助乔斯搬运新书、编码以及整理。我有时编码错误,或太贪心一次搬运太多,手中书摇晃而掉落。他只是笑笑,耐心且包容我的各种小错误。我或许没有意识到我开始沉溺,甚至慢慢忘记他是一个机器人。

我拿着慕斯蛋糕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美曰其名是想让他更多地了解人类的生活。

“真可惜,你不能吃一丁点儿甜的。”

“谁说我不能吃。”乔斯整理好书后猛地靠近我,双手置于我身侧。我身后是木桌,慢慢往后退,无路可逃。

“不好意思哈,我只是想开个玩笑。”我呼吸急促,无法直视他的双眼。

他轻轻地捧起我的脸,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

“等等,我想问你。我对你来说是谁,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挣扎着推开了他。

“你对我来说,并非普通的朋友。”

“所以我只是你很重要的朋友,是吗?还是你只是想体验情感,你知道你刚刚那么做意味着什么?”

他无言,我径直离开图书馆。我沮丧失望,他只是一个机器人,或许他永远无法理解,或许我永远也得不到我期待的回应。

04

秉冬来袭,雪城的暴风雪期间,整个学校停课。我窝在宿舍,近一个月没有去图书馆。

我的舍友披着棉衣提着外卖回来,坏笑道:“宁莘,你的朋友找你哦,他在楼下等了你好久。”

我有些焦躁,穿着睡衣披上厚厚的水蓝色羽绒服,匆匆下楼。

风雪中,屋檐下,些许雪花落在乔斯的肩头。他穿着黑色的大衣,抬头炙热地望着我。

我把他拽到楼道间的死角,冷淡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自己可能快要离开了,我想立刻和你解释清楚。我渴望活着,渴望见你。我虽然不是很懂爱情,但我知道你需要一个承诺,一个真实的未来。我只是一个机器人,一个实验品。我不确定自己能否长久陪伴在你身边。”

“你为什么说自己可能要离开了?”

“我今天在实验室复核的时候,听见科研员们说,需要我大脑的芯片。或许我很快会被拆解,身体的剩余材料构成其他的机器。”

我焦灼而害怕,我不安地在乔斯旁边来回踱步。

“你不要害怕,我或许能回来。”

乔斯一把揽住瑟瑟发抖的我。我眼眶湿润,抑制不住地呜咽。他低头,冰凉的唇覆盖上来。我挣扎着,他将我禁锢在他的怀里。

他宠溺含笑:“女朋友的吻应该是甜的”

我恼怒地瞪着他:“所以,什么时候离开,我的男朋友?”

“不知道呀。”他说的很轻,仿佛不想让我察觉他内心的悲凉和沉重。

我和乔斯珍惜接下来的每一天。他在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限时男友,据说为了学习,偷看了许多关于爱情的小说以及名著。他继续完成在图书馆的工作,工作之余就坐在我身旁,安静地陪伴我。他在我耳边浅唱情歌,或者写写情书和小诗。他热衷于各种各样的琐事,例如他时常替我提前买饭,购买不同口味零食等等。

05

我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知晓他已离开。

图书馆的老馆长给了我一封信。

亲爱的女朋友:

我也不了解我离开的确切日期,因此我提前写下这封信。我只是一个机器人,我很幸运,我和你相处的时光弥足珍贵。是你让我感悟到喜怒哀乐、酸甜苦辣的

小说文学

滋味。我仅有的触觉和视觉,让我真实地感受到你所给予的温暖,你是我的最可爱最率真最美的小天使。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回到你身边,如果我归来,我希望听到你说:欢迎回来,男朋友。如果我不能,我希望你能继续幸福,热爱生活。最后,请不要忘记我,我爱你。

男朋友乔斯

我麻木而茫然,泪水滴落在信纸。浑浑噩噩过了一周,我打算重新振作起来。日复一日,我回归忙碌,但我始终不能忘却。

冬天即将过去,积雪消融,我等待绿衣盎然的春日。

我在图书馆打着瞌睡,陷入短暂的梦乡。

“醒醒,女朋友。”

我如当初一般惊醒,摸了摸嘴角。

眼前的少年和乔斯眉宇间有七八分相似。

我有些警惕:“我不认识你啊。”

“他们都叫我言凛,但我是乔斯。”

原来,研究所所长之子言凛患家族遗传疾病,身体机能正常,却一直无法苏醒。乔斯是最具有自我意识以及独立思考的能力的机器人。他们需要乔斯的记忆芯片,同时运用微粒子技术植入并刺激大脑神经。

“欢迎回来,男朋友!”

我们相拥而立,含泪热望,往后余生,救赎彼此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