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闻秘闻

极品太子爷之都市后宫,范冰冰养狐仙的证据

2020-10-13 09:22:48 写回复
人生的精彩在于各有各的欢喜,各有各的烦恼,各有各的痛处。吴子义很欣赏这种生活,这才是真实的人生。有小孩子被打得哇哇大哭的声音,有日本女人悲惨凄凉,准备反抗家族,不回日本,并且还想拉宫崎弘进入统一战线,但是被宫崎弘无情的拒绝了。

  还有当妈妈的烦恼,小孩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教了。刚刚把一个人在水边玩水的小孩子揍了一顿,姥姥就在一旁风言风语的说什么小孩子不懂事,打解决不了问题。

  解决不了问题,你得放弃你得广场舞搬运工的爱好,看好茜茜才是啊,每次出事了都不说话,教育小孩的时候,又跳出来献计献策的想要让茜茜蒙混过关。

  其实也不能怪程菊英护短,她也不想茜茜玩水啊,主要是这孩子一挨打,那叫声凄惨,实在是不忍卒听,心慌的不行,好像下一刻,这孩子就会哭过去了。

  教育孩子还真是个问题,起码朱可茜没有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太太不太管事的时候,名玉霞是真的心累。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让老太太回去换吴老头来。

  星沙市的晚上可以玩可以吃的地方不少,但是吴子义逛过几次之后,就觉得没有什么味道了,甚至有时候宁愿窝在沙发上,看都市频道里的那些鸡鸡鸭鸭的事情。这人世间太多的事情没法去一一的经历,但是看别人的经历,也是长经验的一张方式。吴子义认为这也是自己保持平常心的一种方式。

  第二天吴子义是坐在沙发上醒过来的。电视里正在重复昨天的新闻内容。都市频道每天早上都会讲昨晚的内容重新再播放一次,吴子义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昨天看着看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阳光懒懒的照射进来,有点儿晃眼。

  手机振动,一看是封红叶打过来的。这姑娘很少这时候给吴子义打电话,实际上,封红叶已经好久没有打吴子义的电话了。连微信发信息都少了。

  “吴子义,你的节目获奖了!”封红叶嘿嘿的笑,似乎有点儿乐,“必须请客啊!”

  吴子义有点儿懵,自己拿节目也能够拿奖?封红叶看错了,还是评委们脑残了?不过既然封红叶打过来了,他肯定这一定不是看错或者脑残的问题,应该就是事实了。这姑娘的人品信得过,不会凭空捏造事实的。

  这时候手机又振动,吴子义看到封红叶传过来一张照片,是在学校的网站上拍下来的,获奖的节目挂在校园网上面了,很多人估计都知道了。

  被这个消息冲击的有些不真实起来,洗漱搞完了,赶紧去学校。一出小区的大门,就看到秋

adc亚洲年龄确认

山绘美居然站在门口,看到吴子义,就欢快的挥手,还蹦

文学

跳了几下,就像是日本小女生看到偶像时候的那种雀跃。

  “吴君早!”秋山绘美猛地鞠一躬,很大声。

  吴子义看了看她:“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恭喜吴君获得元旦汇演节目优胜奖。特此为你表示庆祝。”秋山绘美说着,又悄悄的凑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我请你吃饭。”

  “你是觉得我没有饭吃了?”

  “不是……”秋山绘美一愣,下意识的说道,“您怎么可能没饭吃?”

  “走了!”吴子义懒得多费口舌了,朝着前面走,一边走一边看那个截图,确实是优胜奖。心里头有点儿不得劲。

  你搞评奖就评奖啊,评个一二三等奖就行了。要是觉得对不起那些付出了劳动又没有获得奖的演员们,发点辛苦费多好啊。但是现在搞个优胜奖出来,省钱了,但是不好听啊。难怪封红叶打电话的时候,还要压抑着笑声。

  这就不奇怪了,这姑娘

300abc

的节目获得了一等奖,够嘚瑟好几天了。吴子义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看到这些获奖的人就心里会烦。急匆匆的走到了学校之后,看到了橱窗里的宣传栏之后,也差不多心平气和了。

  起码在宣传栏里,自己的照片看起来还是很飘逸的,有点儿大师风范。

  吴子义忽然看到橱窗边还有熟人,似乎背对着自己,还将大衣后面的帽子也戴着,要不是吴子义认人厉害,还真看不出躲在衣服套子里的人居然就是赖成刚。

  “嘿嘿,别以为穿成这样我就认不出来了啊。你在这里看什么啊?有节目获奖了?”吴子义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

  赖成刚转过身,将帽子线雕,对着吴子义嘿嘿的笑:“不是,刚来这里凑个热闹,看到这里人多,还以为在看什么,元旦汇演的节目,又不是没看过现场,师父,我走了啊,要不……晚上我请你喝酒?又不是什么大事,别往心里去啊!”

  “我什么事往心里去了!”吴子义瞪赖成刚。

  “么事,么事!”赖成刚一溜烟的跑掉了,也不知道他急个什么事,平常也不这样的啊,毛手毛脚的,越来越不稳重了?

  吴子义疑惑的看了看他的背影,然后继续往前走,到了宣传栏的前面了。旁白的几个人看了看他,对着他笑,还点点头,满含笑意。犹如春风拂面一样。

  人家对自己礼貌,吴子义肯定也对人家礼数周到,连连

学校男生每到中午就玩我胸

点头,打过招呼之后就准备去食堂了。一路上还能看到有人看着他笑,熟悉不熟悉的,就算是只有点头之交的,别的系的人都看到他了打招呼。

  一碗米粉,两个麻坨。

  吴子义决定自己买麻坨了,老是剥削秋山绘美,良心上有点儿过不去了。一只羊不能逮着不放的薅羊毛啊,得让她缓一缓,也让自己也缓一缓。

  “老大,老大,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今天要请假呢!”这时候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也端着米粉过来了,看着吴子义面前还有两个麻坨,就把自己手里提着的麻坨放进了自己的碗里,本来是要给吴子义的。

  “我为什么要请假?”

  “这……这不是你获奖了吗?”左子文就压低了声音说道,“因为你是学校的名人啊,但是只拿了一个优胜奖,那些评委是有眼无珠的,我觉得你至少是个一等奖。”

  吴子义就纳了闷了:“唉,不是,我不就是个优胜奖吗?怎么都搞得像是要哀悼我了一样?这是面对着我进行遗体告别啊!”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