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闻秘闻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2020-11-29 11:31:51 写回复
为了达到真正的效果,纪晓柔真的摔了一跤,脚踝顿时红肿起来,额头上满是冷汗,带着那温柔的表情,我觉得很可惜。
季小柔长得漂亮,家境不错。她是舞蹈课的尖子生。她的每一步都被注意到了。当它落下时,他们立刻包围了老师和同学。
舞蹈老师也很担心道:“你怎么摔下来的?你的腿受伤了吗?离比赛还有不到一个月。我们能做什么?
纪晓柔眼里含着泪水,受伤了,她自己的脚,看到几句话就停了下来,忍不住哭了!
季若金在同一少年宫读书。如果老师和同学季小柔只看到他哭而不说话,他们就去通知季若金。
季若金得知纪晓柔的脚受伤了,她很害怕。她马上请求允许:“小柔,你没事吧?一个好人怎么会跌倒?
纪晓柔看到季若金,就扑到他怀里大喊:“兄弟!是吴越!那一定是她。
“王妈妈早上说吴越动了我的舞鞋!”
“她一定嫉妒我。她担心我会在比赛中获奖。她会在我奶奶面前追上她,故意操纵我的鞋子!”
什么?季若金一听到这番话,脸就沉了下去:“这是她应该这么恶毒地做的事吗?她应该知道你的脚有多重要。
“即使她嫉妒你,也不应该用这种极端的方法!”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此时此刻,纪晓梧听到纪晓梧的话,心里很愧疚。
纪晓柔看着季若金的脸,无奈地喊道:“呜呜呜呜!兄弟,我该怎么办?如果我的脚断了,再也不能跳舞了,我还不如死。。。
季若金的怒火立刻扑面而来。他弯下腰,横抱着纪晓柔,咬紧牙关说:“兄弟,快去医院!我哥哥不会让你的腿出问题的!
“至于吴越,如果她敢这样对你,我哥哥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纪晓柔放下心,微笑着点头,把头埋在季若金的怀里。
季若金自然要人通知纪连杰和梁惠兰。
梁惠兰在母亲家惊慌失措。听到这个消息后,她立即回到了吉家。看到吴越,她二话不说就打了吴越。
吴越知道今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她还以为季家会骚扰她,没想到梁惠兰如此无理取闹,错过了一个节拍。
吴越捂着脸,天真地看着梁惠兰:“妈,你为什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
梁惠兰摇了抖身子,指着吴越骂道:“你敢问为什么?我没想到你这么刻薄!逼我走还不够,我要伤害小柔!
“我问你,你把小柔的鞋弄坏了吗?你知道她要参加比赛,而且很有可能获奖。
季老太听到房间里传来的消息,立刻皱着眉头对梁惠兰说:“惠兰!你为什么在这里?我留下你了吗?
梁惠兰见到季老太时,吓了一跳。这些天她在母亲家里受了很多苦。她遭到父母、嫂子和嫂子的嘲笑。她一天都呆不下去。
听到季太太的话,他立刻抱怨道:“妈妈!别想审问我,先照顾好小柔。
“小柔跳舞时脚断了。她说早上只有吴越动过舞鞋。如果她不这样做,她还会是谁呢?”
吴越听到这话,立刻大叫,挥手:“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
满脸浮肿,公信力远高于梁惠兰。

 文学

当时季若金吉小柔在门口停了下来,听到这话,她把纪晓柔放在椅子上,打在吴越的地板上:“你还不说吗?小柔会撒谎吗?
吴越含着泪水,错误地看着“纪晓柔,你怎么了?”
纪晓柔盯着她,两个愤怒的,快速尖叫的幽灵:“你敢问为什么?你说今天早上你对我的舞鞋做了什么?
吴越愣住了一下,好像很害怕,马上央求:“我没干!”
一时间,不仅季若金、纪连杰、梁惠兰,季的脸也变得很难看。
季进想到了我谦虚的出家门的路,否则我就不会想你了。
“季小柔,你知道鞋子坏了。你故意把他们留在我门外抹黑我,没想到王妈会帮你缝鞋!”
“我该称赞你的智慧呢,还是叫你蠢呢?在你欺骗别人之前,你不看道具吗?”
纪晓柔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可恶的混蛋甚至嘲笑她!
纪连杰哪里能看出哪里出了问题?他转身对纪晓柔和季若金说:“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季若金一脸震惊:“爸爸!我不知道,别听吴越的。
吴越抹了擦眼泪,盯着季潇柔道:“如果你不想骗我,纪晓娥怎么知道,就因为这个原因,她的鞋子掉了线,扭伤了脚?”
“如果你想让我离开吉家,就这么说吧。没有理由用这种肮脏的手段!”
纪晓柔没想到吴越这么聪明。她揭发了自己的罪行,瞪着王妈说:“王妈!你看着我长大,你有这个心吗?
王妈明白她现在在这里,但鞋子不仅穿过吴越的手,还穿过她的手。如果吴越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不会在那里吗?
她把额头冻住了,好像很困惑:“小柔小姐,但是这双鞋真的很好。你不觉得你自己能看到吗?”
纪晓柔看到威胁没有成功。她快要哭了。她听到吴越说:“不要拍王妈的马屁。王妈帮你缝鞋子真是太好了。有什么错误吗?如果你不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你还想依靠别人吗?
王妈感激地看着吴越。纪晓柔很吓人。如果吴越不替她说话,如果蒋雪柔烧了她的火,她就会跳进黄河。
当吴越说这话时,梁惠兰想不自觉地为纪晓茹辩护:“吴越!你怎么说?事情还不清楚。别碰赖小柔。不是他们干的。你只要说出来就行了。你为什么这么严厉地说话?”你为什么这么严厉地说话?”
吴越看了她一眼:“好!那就让我打你,我会告诉你的!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你敢这样跟她说话吗?我是你妈妈。
不一会儿,我就失去了信心。
这个从未被抚养长大的女儿,我也知道她是远亲女儿,但她没有资格自称是她的母亲。
吴越听了这话,就开玩笑说:“不,不是吗?我知道在你心里,纪晓柔和我是不一样的,纪晓柔做了坏事,你让我说,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你就来一拳打在脸上!
她捂着脸,憎恨地看着梁惠兰:“我妈妈从小就没打过我!我恨你,伙计。
然后他转过头,跑出了吉家。
吴越今天打不起那拳。她不仅对纪晓柔的罪行耿耿于怀,更让梁惠兰心怀愧疚。
另外,给大家打疫苗,让大家都知道纪晓柔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无辜。
下次她和纪晓柔发生矛盾,我们会权衡真相。
没什么大不了的,吴越一闹,纪晓柔就没事了。
吴越什么都没拿就跑出了姬家。季太太真的很担心,骂梁惠兰:“你怎么能这样?不清楚问就打孩子?我以为你这些天在你妈妈家会后悔的。没想到你不但不悔改,反而加紧努力!
“滚出去!马上回梁那里去。
“吴越小姐不熟悉京城生活的地方,就跑了。天快黑了,不是吗?”
梁惠兰的脸突然变得很难看:“妈妈,听我解释!”
季老太无情地说:“没什么好解释的!你现在可以回梁家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纪晓柔对梁惠兰被开除感到不安。
因为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纪晓柔大喊:“奶奶,你不相信吴越说的话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