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男女好痛好深好爽视频,漂亮人妇交换系列小说

2020-07-16 09:47:07 写回复

 文学
  来开门的是老管家张叔,他笑盈盈地把廷深和霍念念迎了进去。

  “老爷子还在书房练字,您父亲在后院,你们可以先去后院,再去二楼。”张叔一边提醒着,一边在两人进屋前,放好了两双拖鞋。

  顾廷深换了鞋子,便走去厨房,倒了杯水喝。

  霍念念动作慢了点,换好鞋子,一抬头,看见一个穿着浅蓝色缎面旗袍的中年女人走到了自己面前。

  她烫着小碎卷的头发,高高的盘起来,一双三角凤眼里,透着一股子尖酸刻薄。

  霍念念心想,这估计是顾廷深的后母,殷洁。

  “阿姨好。”她不失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殷洁却一脸嫌弃地打量了一番霍念念,也没应答,转身对张叔说:“拿个塑料袋给霍小姐装鞋子,我闻不了那种劣质皮子的味道。”

  张叔尴尬地看了一眼霍念念,一时有些为难。

  霍念念却毫不在意地把鞋子拿起来,乖乖递给张叔,说道:“那麻烦您了,我也不想自己的鞋子被这里的尖酸味儿污染了。”

  霍念念一向如此,别人对她好,她十倍报答。

  但如果对她不好,她也一定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绝不忍气吞声。

  “你!”殷洁气得不得了,又不得不压着自己的怒气,冷哼了声,“村里来的穷丫头,用下三滥的手段傍上了我们家廷深,嘴巴倒是挺厉害。”

  殷洁作为续弦,嫁入顾家后,就一直盘算着,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家业,可是他毕竟才十岁。

  而且老爷子也不认可那个私生子,除非把老爷子熬死,她才有可能给自己小儿子争取点权益。

  于是她又想把自己带来的女儿嫁给顾廷深,然后让女儿为顾家开枝散叶,只有这样,她和这一双儿女在顾家的地位才算彻底稳了。

  但顾廷深一直不接纳顾雨菲,顾廷深的父亲也说,顾廷深和雨菲虽然无血缘关系,却也是兄妹相称,无论如何不能结婚。

  殷洁正琢磨着,怎么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呢,竟突然杀出了个霍念念。

  如何能不气?

  霍念念却笑着说:“我傍大款,那您是什么?鸠占鹊巢吗?”

  殷洁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

  她女儿顾雨菲赶紧过来扶住自己母亲,怨恨地看着在一旁事不关己地顾廷深,“廷深哥,你怎么就让她这么欺负人!”

  霍念念心里也忐忑了起来,悄悄瞄了顾廷深一眼。

  来之前,他就提醒过她,不要惹事,可她还是没忍住。

  正怕顾廷深生气呢,却见他拿起一块绿豆糕,来到霍念念面前,塞到她嘴里,“多吃饭,少说话,再惹后妈和妹妹生气,看我晚上收拾你。”

  说完,顾廷深搭着她的肩膀,朝后院走去。

  霍念念红着脸,吃着绿豆糕,这是哪门子的教训,这简直就是秀恩爱嘛!

  看来这顾廷深也不是善类啊……

  顾雨菲那边,目睹了刚才的一幕,眼圈一红,对自己母亲说:“妈,我是不是再也没机会了?”

  殷洁心疼地看了女儿一眼,阴狠说道:“就凭那黄毛丫头,还想跟我女儿抢男人,我让她死都不知道这么死的。”

  “妈,要不我们雇人毁了她那张脸!看廷深还会不会喜欢她。”
  顾雨菲一想到霍念念那张娇俏的脸,还有顾廷深看她的眼神,就恨不得买一瓶硫酸泼到她身上。

  殷洁想了想,摇摇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这一招,太危险,万一被发现了,咱娘儿俩都得完蛋。”

  “可他们都领证了,怎么办啊!”顾雨菲着急地说着。

  “领了证又不是不能离,不然你以为妈妈是怎么把那个女人逼走,住进顾家的?我去跟你顾爸爸说说,你不能急躁,记住了没有?”

  说完,殷洁拍拍女儿肩膀,穿过门廊,尾随顾廷深和霍念念,朝后院走去。

  顾廷深的父亲,顾长卿正在后院看公司上个季度的报表。

  顾廷深松开霍念念的肩膀,改为拉着她的手,来到了父亲面前,恭恭敬敬地说:“父亲,这是念念。”

  顾长卿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一边,看向霍念念。

  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看起来依然很年轻,也很有威严,霍念念大概知道顾廷深身上的冷傲是遗传了谁了。

  而面对如此冷峻的公公,她这个临时儿媳妇儿,竟然还有点紧张,感觉他的眼睛比顾廷深还要厉害,简直能把她的灵魂看透。

  至于她心里有几个小心思,似乎也全都曝光了。

  “伯父好。”霍念念礼貌地打招呼。

  关于称呼,两人已经在路上商量好,在举行结婚仪式之前,暂时先不改口,也是给父母一个适应的过程。

  毕竟霍念念这个空降的儿媳妇,他们连见都没见过一面。

  顾长卿微微点头,“出于这次舆论压力,廷深和你仓促结婚,但我们顾家不会如此草率,霍小姐可以放心,将来该有的仪式,一样都不会少。”

  霍念念乖巧地说:“没有关系,我全听伯父安排。”

  顾长卿似乎对她的态度比较满意,露出了一个微笑,但很快就恢复了冷峻的面孔,对顾廷深说:“今年帝国集团在亚洲区的排名,你看了没有?”

  “看了,排名第二。”

  霍念念正感慨,原来顾廷深这么年轻有为,不禁在心里竖起大拇指,却听到顾长卿冷哼了一声:“这个第二,你当得很满足?”

  顾廷深低下头,“没有。”

  顾长卿却更加严厉地说:“这是你接手公司的第三年,三年时间,你还没有排到第一名,你觉得这样的成绩很值得骄傲吗?”

  顾廷深没有吭声,霍念念也不敢说一个字。

  “如果下次排名拿不到第一,你就不用当这个总裁了,继承权我也会重新分配。”

  说罢,顾长卿起身朝屋里走去,走到门廊下,对一旁候着的管家张叔说了句:“好好招待少奶奶。”

  “是,老爷。”管家恭敬垂首。

  霍念念心里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刚还替顾廷深捏把汗,感觉就像自己也被训斥了一样,此时听到顾长卿称呼她为“少奶奶”,心里又踏实了一点,看来这位顾老爷对她还是满意的。

  霍念念拽了拽还在原地站着的顾廷深,“你爸好严厉。”

  “他从小就看我不顺眼,就算我考了第一,他也不会夸我,我习惯了。”顾廷深顿了下,“走吧,去楼上见见爷爷。”

  霍念念不禁同情了一下下顾廷深。

  要知道,那位收养她的奶奶对她非常宽容,霍念念取得任何小成绩,都会被奶奶鼓励。

  再对比顾廷深的童年,霍念念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惨。

  这么一想,就原谅了顾廷深冷漠到面瘫的样子了,因为那是他童年阴影造成的性格缺陷啊!

  霍念念跟着顾廷深来到了二楼书房。

  一位头发全白的老爷子正在写毛笔字,听见声音后,抬头看向霍念念和顾廷深。

  “你就是念念吧?”

  老爷子放下毛笔,满面笑容地来到了霍念念面前,仔细端详了她一阵子,点了点头,对廷深说:“总算你小子有眼光。”
  顾廷深也笑了,对霍念念说:“爷爷夸你了,还不快谢谢爷爷。”

  霍念念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着感谢爷爷赏识的话,同时心里也放松下来,这位顾爷爷倒是很随和嘛。

  她看了一眼老爷子的字,啧啧称赞,“爷爷的字真好。”

  老爷子以为小姑娘只是在说漂亮话,毕竟现在对书法感兴趣的年轻女孩可不多,他便想逗她一下,问道:“怎么好法?说来我听听?”

  霍念念见爷爷似乎是在考她,便走到案前,极其专业地点评了一番,不禁让老爷子刮目相看。

  “不简单不简单,念念学过书法?”

  霍念念摇摇头道:“我家邻居是一位书法大师,我总是去大伯家玩,耳濡目染的。”

  她说的那位邻居,的确是一位书法大师,因为得罪了人,就逃到贫民窟避风头,霍念念没上过学,但她身上的文化修养,主要是来自那位大伯的指引。

  顾廷深见霍念念的确有两下子,也很意外,没想到这丫头会的还不少。

  两人在爷爷书房又逗留了十分钟,张叔来通知开饭了,两人这才和爷爷一起下了楼。

  顾长卿这边,一回到屋里,妻子殷洁就径直朝朝他走来,眼圈一红,说道:“老公,你得给我做主!”

  “怎么了?”

  “廷深带来的那个丫头,实在太没教养!她欺负我不是你原配,说我身上带着尖酸味儿!还说我鸠占鹊巢!”

  “哦?还有人敢这么说你?”顾长卿和殷洁也生活了十几年,怎么会不了解她的性格,以为她又在夸大其词。

  “她真是那么说的,你说她现在就敢这么嚣张,以后还会把我放在眼里么!”

  “我看她倒还不错。应该不会是你说的那种人。”

  殷洁一听这,更急了,说道:“你不信我么?她可是有过偷盗前科的,这种人靠不住!”

  “哦?还有这事?”

  “是啊,你看!”殷洁翻出新闻给顾长卿看,正是霍念念在记者会上亲口承认,自己为了救治奶奶而偷人钱财的事情。

  顾长卿看完,微微一笑:“如此看来,倒是个敢作敢当,有情有义的姑娘。好啦,偷盗的事情,外人怎么看那是外人的事情,既然她已经和廷深结婚,那以后就是一家人,过去的事情,就别再当面提起了。”

  殷洁的眉毛拧着,整张脸都因为愤怒和不甘扭曲了。

  万万没想到,顾长卿这么严苛的一个人,竟然也会有如此宽容的时候!

  那霍念念果真是个小妖精!

  此时殷洁看见霍念念搀扶着爷爷走下楼,俨然一副好孙媳的样子,气得眼睛都要肿了,可碍于顾长卿,也还是什么都不敢说。

  这顿饭,霍念念吃得挺愉快。

  她本来就性格开朗,爷爷喜欢她,她就多和爷爷说话。

  顾父比较严肃,她就端端正正地回答顾父的问题。

  至于殷洁,霍念念也是礼貌又亲切地对待她,谁也想不到,在吃饭前,她还那么怼过自己的婆婆。

  殷洁看着霍念念把老爷子哄得眉开眼笑,再看看自己那不争气的女儿,不会给霍念念难堪也就算了,连一句讨爷爷欢心的话都不会说,简直连自己当年一半都不如。

  所以殷洁和顾雨菲这顿饭吃得是糟心透顶,顾雨菲气得直戳碗里的米饭粒,愣是拿霍念念一点办法也没有。

  饭后,顾长卿便离席回了自己书房,老爷子则坐在客厅里,和霍念念还有顾廷深继续说着话。

  殷洁实在按捺不住,这才悄悄把女儿叫到一边,点拨一下。

  等殷洁说完,顾雨菲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咬着唇点点头,回到了客厅。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