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高干宠文,神印王座59文学

2020-08-27 16:52:40 写回复

黎明,总是那么诱人,依仗着朦胧的朦胧总是因为它的到来而黯淡的退出。

就像半个梦半醒,金色的阳光早早地遮住了窗台,散落在美丽的窗台上,眼神极端,光影摇曳,摇头阵阵眩晕。收回眼睛,用以抵挡惊醒,与鸟儿齐奏的自然交响乐,时而远近,拨动着朦胧的思绪。

像往常一样,我懒洋洋地走到阳台上,指尖划过窗棂,撞上了清晨轻快肆意的微风。夏日难得的清凉,宛如丝缎在寸寸肌肤间滑过,弥漫着水的芬芳与柔美。一种随处可见的空虚,会轻轻地把心关上,让心微微颤抖。

对于身边的一切,真的是被忽视太久了,哪怕没有什么不用心去欣赏和挖掘的。我醒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像孩子好奇的眼睛环顾窗外的世界。山上的绿色很重,房子高出几层楼。菜园里种满了水果和蔬菜,仲夏的味道越来越浓

目前,已被连日暴雨冲刷成一片冰冷的欢乐。远处的群山起伏繁茂,轮廓优美,绿意盎然。如果一个淑女是优雅而安静的,她会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美,拥抱欲望,坚持等待。村庄仿佛被绿色包围着,在温暖的灯光下,安静而宁静。太阳薄如蝉翼,透明如蝉翼,像女孩的心遮不住。它很优雅,但跳动微弱,落在地上。

 文学" src="https://www.qqwish.com/d/file/20200827/3702feef799d0c631a5980fc6362aca0.jpg" />

沙尘声不绝于耳,慢慢掩盖了内心的寂寞。想知道声音从哪里来是没有用的。无数的乐团已经融入了无法分离的心脉中,死去的灵魂仍在被重击。一种被理解和陪伴的舒适和温暖,可以驱散那些长期沉睡的孤独。

晨曦,总是那么诱惑,依依难舍的惺忪朦胧总因它的到来而黯然退场。

似半梦半醒之间,金色的阳光早早地铺满窗台,散落一地的旖旎,目之所极,淡淡的光影摇曳晃得头阵阵眩晕。收回目光,习惯了抗拒着醒来,而百鸟齐奏的天然交响忽远忽近地弹拨着昏沉的思绪。

和往常一样,颓懒地来到阳台,指尖划过窗棂,与轻快恣意的晨风撞了个满怀,夏日难得的清凉如丝缎般滑过寸寸肌肤,漫过如水的馨柔,一种万水千山走遍的空旷将心轻拢,心,微微颤抖。

对周遭的一切,是真的忽略太久,即使闲来无事也不曾有心领略和挖掘。意识一点点苏醒,睁大眼东张西望着窗外的世界,如孩童般好奇的眼神,山上的绿加了厚重,房屋又高了几层,菜园里已是果蔬累累,盛夏的味道愈来愈浓……

眼前,已被连日的倾盆大雨洗成一派清冷

小说文学

的欢悦。远处山峦起伏郁郁葱葱,清秀的轮廓,蓬勃招展的绿意,若娉婷静好的女子,焕发出无与伦比的美好,拥抱着渴望,执意着等待。村庄俨然,在绿意环绕中格外静谧安详,影影绰绰地泛出温暖的光芒。阳光薄如蝉翼,透明得呼之欲出,如少女遮掩不了的心事,飘逸端然,却隐隐地跳动着,落在了大地之上。

尘音不绝如缕,缓缓盖过心中的寂寥。沉淀心海,侧耳倾听,想要辩明声音的来处,已然只是徒劳,千丝万缕的合奏已融合成无法剥离的心脉,不动声色地撞击着枯寂的魂。一份被懂得与陪伴的舒暖,退散了那些长久蛰伏的孤单。

淡蓝的天空,阳光已为其粉饰一身的华美,鸟儿成双成对话语缠绵,水色的目光在这片盛大的明丽里变得温暖浓稠。天边,云朵自在漂浮,不急不徐,恰似光阴流淌的模样。脚踏大地,头顶蓝天,原来,生活无论美好或是荒芜,碧海蓝天,或是大漠荒沙,终究是属于自己的别样风情。

鸟儿低低地在天空来回扑腾,似是放纵,又似在挑衅,一点也不安分,错乱了安定的视线。目光一路追随,用纤柔的指尖在天空画下拖沓冗长的一笔,迟迟不肯收梢,一点也不干脆。其中的弯曲跌宕波澜起伏唯自己看得见,布满了星星点点的惆怅。

从来缺少勇气,无忧无惧地迎接每一个清晨,因为白日太过清醒,所以害怕心灵负重。总觉晨起后是度日如年的煎熬,分分秒秒都是残酷的吞噬。可是,我依然会醒来,依然会看似无恙地过着,写意着属于我的日月星辰,哭笑的痕迹在身后深深浅浅,再回首已是无关痛痒的曾经。

飞鸟、云朵、阳光、村庄、人群,这浑然天成的组合,一幕幕在眼前生动上演,有滋有味,喷张着无限的希冀。却原来,目光尽处,点滴皆故事,读进心中,美丽非凡,处处生机萌动。只是,素简的心,在这样的清晨亦无法欣喜与热烈。只愿,那些再也说不出的苦能如烟如雾般静默升腾,而后消失不见。

[二]

季节烂漫,绿意正酣,花开到荼蘼,如此的恰到好处。

晨曦,是容易被我们忽略的时光。每个人,也许都会经历那样一种心情,明明已醒来,却不愿睁开眼,做假寐状。因为,留恋夜里的寂静,一份无人打扰纯粹天然的寂静,无需刻意制造,将世界裹得严严实实,氤氲着我们向往的安恬。

当鼓起勇气睁开眼,咋一看,与昨日没有两样,细看,远山薄雾轻笼如烟轻盈,大片的鹅黄变成了翠绿,含苞的花骨朵已柔软盛放,天空无比澄澈明净,墙角的野草又长了个,风又微微劲了些。世界每天都在变,也许唯一难变的是心境。

可否,在柔美的晨光中,与清晨来一个深情的拥吻,融化心中长长久久的冰冷?可否,在每一个蓬勃的晨起,追逐那突破重围的曙光,滋生心中哪怕一丝可以继续的能量?

世界如海繁华,人心讳莫如深。时常觉得身处无垠的荒漠中,求助无门,再怎样声嘶力竭的呼喊,只换回冷冷颤抖的回音,绝望而孤单。当生活将自己逼入幽暗,无际的沉默让孤独层层加剧,心门牢牢锁紧,密不透风。于是,习惯了逆来顺受,学会了悄然掩饰,然后黯然转身。心,堆砌成千古的伤城,化为琥珀,泛出冷冷的光,道道刺透心扉。

想象着,在微风轻漾阳光漫洒的清晨,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身后温暖地圈住我单薄的身体,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我的脆弱,带笑的眉眼折射出生命中所有的欢喜悲忧,不言不语,慢慢融化于眸中的热烈,一切勿自轻解。两个人,我快乐着他的快乐,他温暖着我的忧伤,一起赏花谢花开看细水长流。即使流泪,亦是幸福。

那禅,那莲,那光阴,是如此深爱。在清幽的早晨,随手捧上雪小禅的字,浸着凉意,写满疏离,迈过清远的心迹,妥贴的陪伴,精准的诠释,给孤独蒙上一层优雅迷离的色彩,收获一份身在红尘安之若素的清简。而要一颗怎样的素心,才能完美地解读那些不露痕迹的忧伤?

打开电脑,一曲曲播放着轻音乐,舒缓的旋律萦绕心间,空气也显得不再那么清寂。一尘不染的《清晨十分》,那么轻,那么柔,心事如兰散落在如水的乐声里,梦幻般的诗情在眼前瓣瓣飘落,斑斓的画意便恣意清晰。空幽的《永恒之戒》,延绵着不绝的暗伤,却又透着无比坚贞与缠绵,那是无人能挡的永恒,是心中永不落幕的永恒。

无数个晨起,站在梦之渡口,努力让自己回归,找寻失散的曾经,打捞湮灭的情感,只想讨一丝暖,只愿不要遗忘得彻底,留心间一点念想。

斑驳间,被光阴划破的记忆碎片,因阳光烘烤而无限闪耀,风儿吹得摇摇晃晃,片片成阙,却断断续续零零落落,无法完全,无法一世长安。

[三]

身处如许繁华,心若漠漠沙丘。

生活的残影,没来由地缠绕,一紧再紧。而遗忘的道路,总是漫长无尽头,举步维艰,越背越沉。

这世上,有人在奔跑,有人在漫步,而我选择了跋涉,以安静的力量穿越茫茫尘世。细数生活的细枝末节赠予的怀想,每一缕温存,每一滴热泪,每一丝甜蜜,都渗入生命中化作坚持与等待的力量,寂静的,卑微的,象路边无人问津的花草,与风求欢,荡荡悠悠,没有丝毫的抵抗与主张。

抬头,天空被蓝白相间的云朵簇拥着,疏密有致,浓淡相宜,隔着距离,又相互靠近。想象着,那是恋人间的相守与默契,不失浪漫,却又相濡以沫,满面的安静,却又按捺不住的欢欣。云朵间的游弋,荡开了层层的思念,而天空下的人儿那一低头的温柔,种植于心,再无法隐去。

风,加快了轻拂的速度。阳光,更添了夏日的热烈。看着云层一点点转淡,直至还原天空一派天然的纯净,那些静默的心事似在渐行渐远地隐退,心亦一片空旷旷坦荡荡。

人生,惨淡或是光鲜,终是自己的人生,只能直面。有的时候,把伤口明晃晃地暴露,把铮亮亮的匕首再次亮出,那个能接下你匕首让所有的腥风血雨撕心裂肺再痛快淋漓演绎一次的人,绝对是可以信任的。而这个人,会在多远的地方?

落落流年,淡淡清欢,是上帝最好的馈赠。心事流放,不愿提及,被忧伤浸泡的时光,再找不到怀念的理由。很想,一夜之间白头,转眼一生便是尽头,这样就可以忽略一路上所有的辛苦跌宕。微凉的指尖敲下清冷的诗行,将所有的行囊与念想,装载在文字里,伴我聆听花开的声音叶落的惆怅,慢慢地在心中种上菩提。

任红尘滚滚,我自清风明月,绝对是一种修行。长久以来,我很安静,没有行动,没有想法,没有期盼,甚至没有想象,却无法不回忆不想念,转身陌路相忘江湖的潇洒终是不能。岁月更迭,我仍在原地,而那些故人旧事却已走得太远太远,远到不敢触碰。

身处不

小说文学

算繁华的城市,却一样的钢筋水泥,一样的尘土飞扬,一样的淡漠疏离,寡淡的人无法驻足。只是,在每一个晨曦,会有久违的温柔闪过心间,眼中流淌的是极尽飘逸柔软的景致,期待着阳光鲜艳的覆身能捂紧心中的凉,期待透过那重重坚毅的远山阅尽世态的荒凉。

韶光轻贱,流年不待。当人生之旅已做好了所有坏的可能,还有什么是不能摧毁和重来的?谁都渴望被懂得和原谅,其实,我们只能选择认真地活着,接受、面对、释怀、宽容。

[四]

清晨不清,喧闹从来都在耳边铿锵盛行,幕幕闪过的,是混沌的眼神凌乱的步履,无奈心潮暗涌。

曾经所有被浪费的时光,那些被辜负的青春,早已被懈怠的思念,游丝般被隐没成虚无,握不住的单薄,挡不住的流逝。也相信,好的人总会有人疼,只是这无法掌控的世界将信念点滴摧毁,强装的冷冽敌不过秉性的脆弱。

梦,天然的温暖,舒展的自然,可爱至极,缤纷至极,亦温暖至极。梦,缩短天涯海角的距离,省去了一些世俗的客套与繁杂,惟有眉目相映心意相通的靠近。

梦中的旖旎不曾散去,身体孱弱得好似不能承受露水之重量。很想,握住一双手,一双永远不会松开的手,掌心住着满满的安暖,指尖缠绕着无尽的温柔。

晨风中招展的枝桠让心生错觉,伸出的手定格在半空中,无法抽离的疼痛悄然遍布全身,仿若置身于临空而降的深渊,除了急速的跌坠,只能是无可救赎的沉陷。

我是追梦人,在梦里找寻失落的容颜,期待着他披满身优雅的晨色分花拂柳而来,情深款款的眼神,浪漫清新的气息,将清傲的心轻而易举地俘获,我便无力抵挡心悦臣服。

晨曦微启,幽梦难留。睁眼,是骨感的现实,嶙峋得铮亮而刺目,那曾经的铮铮傲骨竟化成千古的绵柔。方寸间,心犹如深海的鱼,无声无息,再拒绝看外面的世界,永永远远朝着海中最深的地方游去,无处安歇。

面对这晨曦,终是欢喜,却又不免疑惑。它,以最清美的姿态,在大地苏醒之前捧出所有的热情,只换得短暂的欣悦。而我,多想留一世长情,解开身上厚厚的束缚,做心中那尾自在游弋的鱼,永远象仰望天空一样仰望着自己。

也曾想,人生得意须尽欢,不计后果,不数心伤。在人生的阶梯上无限攀登,攀登属于自己的极致与巅峰,俯瞰世间百态天地万象,心间一片天宽地阔。哪怕陨落,也要做那颗最最闪耀的星辰,或是最最哀艳的流星。

恍惚中,一片叶儿在空中兜兜转转惊了沉思,心间失落得就象一座山在头顶轰然坍塌。想待旧梦重来,却总添新愁缕缕。幸福,总高高在上,真真假假,若即若离,让人空悬念,寻不见。形影相吊的悲凉,只能一点点清修释怀。

人生,只有遇见,没有预见。生生死死随人愿,聚聚散散由天定,酸酸楚楚无人怨。一枝一叶都有自己或盛开或没落的轨迹,却无处可寻。这个晨间,挂上枝头的只是颗颗茫然的露滴,散着晶莹的忧伤,一碰就碎。

悄悄地,温柔地,靠近和端详着滴滴透明润泽的晨露,

小说文学

以期待而欣喜的眼神。盼,心灵动荡不安在这汪清凉中回归安恬与宁静,谛听天然纯净的韵律,品生命中孤单的况味。

晨曦,碎碎念。阳光,透着淡暖;风,舒凉片片;天空,辽阔淡远;心情,涂满斑斓的色彩,有些不同寻常。

晨光微漾,慢慢散去。心事如玉,安然沉睡,乖巧,无恙。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