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一起来看流星,末世重生

2020-08-27 17:39:30 写回复

我总是喜欢在业余时间去大自然。知道北方没有烟雨,江南没有碧绿,没有温暖浪漫的湖光山色。长期以来,黑河一直在宽阔的河床上流淌着几股水流,时而汇合,时而分流,时而清澈,时而混乱。离城市不远,它不断地溅起水花,流淌到远处。

这是我家乡最大的河流,也是我无聊时想去的地方。

坐在黑河中央,看到河水潺潺,清澈的玲玲流进远处。河岸两侧乱堆乱挖。即便如此,很多人周末都去黑河。他们把越野车直接开进河床,洗车玩耍。孩子们在河里玩耍,清澈见底。大人喝酒猜猜。

我静静地欣赏身边的一切。我的小狗对着对面的人狂吠,好像那是他的世界。没有人注意到它的傲慢,我也让它吠叫,我怕它会被河里淹死,用绳子绑着。

当我读手机小说时,我有时会抬头看看周围的人。我丈夫仔细地洗车。

 文学" src="https://www.qqwish.com/d/file/20200827/5a9a2244172f0fda46935849848cf64d.jpg" />

秋天还是凉快的,人们离开还是很凉爽的。

每在闲暇时,我总是喜欢去大自然。明知北方没有烟雨江南的青翠,没有温润缱绻气势磅礴的湖光山色。就一条黑河长年不涸地在宽阔的河床流淌着几股忽而交汇忽而分道或清澈或混沌的水,在离城市不远处永不停息地哗啦着流向远方。

这是我家乡最大的河流,也是我烦闷时最愿意去的地方。

坐在黑河水中央,看河水淙淙,清灵灵地流向远方。河岸两边堆积或挖掘得乱七八糟,既使这样,在周末去黑河玩的人还是很多。他们将越野车直接开进河床,洗车玩耍。孩子们在清清浅浅的河水里嬉戏。大人们则喝酒猜拳。

我静静地欣赏着周围的一切。我的小狗对着对面的人狂吠乱叫,似乎这是它的天地。没人理睬它的嚣张,我也任它乱吠,我怕它不小心会被河水淹没,用绳拴住。

我看手机小说,时而抬头看一眼周围的人。老公仔仔细细地洗他的车。

起风了,秋的凉爽带着丝丝的冰凉袭来,意犹未尽的人们渐次离开了。

湿地的芦苇,长势不是很好,前一年的枯苇未除,好似阻碍了它的生长。我踏上栈道,牵着我的小狗,在栈道奔跑。跑累了,我放慢脚步,小狗跳着蹦着,兴奋异常。竟然有几对新人趁着黄昏,在芦苇间拍婚纱照,淡淡的绿色在枯黄间伸展,这样的景,是春是秋还是夏,站在此刻,我们明白是在浅秋。

滨河新区也有不少游人。秋花烂漫,芬芳已被风掠走。湖边上有一群白色的鸭子,或站或卧,悠然自在。我的小狗,只要我走得稍快一点,它便要奔跑,我也随它奔跑。它激动地扑我的腿,闹得我裤脚上满是土。

小说文学

老公说我:你比狗还要疯。

喜欢自然的我,一向如此,即使身体不适,只要在大自然,我都是愉快的。

【2】薄凉

我在润泉湖公园遇见了他,自然而然就想起了他的父亲,那位精神饱满面带微笑的老人。

他,蹲到,再也没有起来。昏迷,再也没有醒来。

他想不到自己的生命结束的如此之快,他也看不到远道赶来的儿女凄楚而又冰冷的悲伤。

父母给儿女生命,细心呵护,培养教育,供其上学,后来工作,帮助成家。之后为了生活儿女奔波远离。之后,父母的家就只是一个客栈,等待疲惫的孩子回来的温馨港湾。

《常回家看看》一首歌感动了几亿的中国人。回家的原因很多,是自己想念了,或父母想念了,抑或为了孩子,也许是一种责任。走得越远,回来的机会越少。其实,不是远与近的问题,而是心。

感恩父母,是否明白父母的牵挂?是否给父母一些慰藉和快乐。儿女回来,没有那个父母不希望,不高兴。不想回来的理由很多,其实,就一个字:

小说文学

忙。再忙,再不好请假。人生,就那么短短几十年,等儿女大了,父母已没有几年活头了,多陪陪他们。作为儿女,理应为了让父母见上一面奔波,虽然辛苦,但之于亲情,又算得了什么。

他也是我的老师,一位非常喜欢运动、勤劳而俭朴的人,对生活他没有多少企求,对于儿女他更是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他们好。大儿子和女儿都在国外,后来大儿子回到了上海分公司。回

小说文学

来的机会都不是很多,他们也去帮着照顾一下孩子。

一天,刚七十四岁的老师,正在打乒乓球,突发心梗,就住在医院附近,迅速抢救。当时,医生就已经觉得没有希望了,可在极力抢救下,恢复了心跳、呼吸,处于深昏迷状态。

在外地的儿子和女儿赶来了,可老人深度昏迷,住在ICU.

他小儿子就在医院上班,别人不让进,他们可享受特殊待遇,可以轮换进去陪陪老人。

老人的手指动了一下,可脑部缺氧太久,医生断定醒来的可能不大。

在这几天里,最焦心的是懂医的小儿子,他坚信父亲能醒来,我们能理解。站在医者的角度,他知道那只能是等待奇迹发生;可站在儿子的角度,他不愿相信一直健壮的父亲突然之间会再也醒不来。

大儿子和女儿偶尔去看一眼。因为在ICU,不需要家人照顾,也不需要吃喝,一天一天过去,六七天后,依然如此。这期间,他们竟然有心去逛湿地,之后,病人还生命垂危,他们都走了。

后来转到了普通病房,日夜都需要有人照顾,才感到了艰难。可只剩下母亲和小儿子。十几天后,看不到希望的母亲,断然放弃了治疗。然后,大儿子和女儿才又回来奔丧。

现代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可父亲在病危状态,那个单位也是能够理解和宽容的,请个十天半个月的假,应该不成问题,究竟是请不上假,还是……

我的老师走了,安祥地走了。

我没有看到太多悲伤,也许,他们看得太透,人总是要走的。

那天在网上看到一位母亲,两年为成为植物人的儿子用刷子刷脚底板,并不停地与儿子交流,两年后奇迹出现了,儿子醒来,第一句话是叫了一声:妈。后来又在母亲的精心照顾下,能扶着墙走路。这位母亲老伴癌症去世,儿媳跑了,还照顾着孙女。母亲的伟大,正因为有伟大的感动人心的爱,才有爱的奇迹发生。

我的老师,就在他出事的前一天还说:就我的身体,再活十年二十年不成问题。可生命却在次日,就失去了知觉,就成永远。

也许,对于远离,就该淡然一些,必定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我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薄凉。假如,是父亲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女,会如何?就算他再也醒不来,最后的日子也该陪陪;就算他没有感觉,抚摸一下他的手,也是一种对自己的安慰。然而,他们走了,如此凄凉。

秋凉了,心也凉了。

【3】芦苇花

几十只风筝或高或低或远或近,都向着一个方向,在蓝天下飘荡。突然有一种喜悦传遍。好庆幸自己没有睡懒觉。太阳升起时,一切都是那么明媚,那么灿烂,那么舒畅,那么陶醉。湖面微波荡漾,湖心有七星岛,每个岛都是芦苇围成的圆,芦花在阳光下泛着银色的光。

喜欢这样清淡如水的美丽,随处可见的芦苇摇曳生姿。湖边上的垂柳将灼热的阳光用向阳的身躯拥抱,我走在它向阴的凉爽间。湖水的涟漪被几只鸭子搅乱,还有芦苇的影子也凌乱不堪。前面几个年轻人在奔跑,一只小狗不甘示弱地欢奔。后面的孩子嘻笑:他们与小狗赛跑。

我在一束高高的芦花前驻立,衬托在蓝天背景下的芦花,淡雅清爽,绒绒柔柔,轻飘飘的仿佛欲飞,从芦苇长高生出花,仿若生命的四季都是一样的色彩。渐渐的绒渐渐的柔渐渐的丰满渐渐的在枯黄的芦叶上优雅。冬季的雪花站在芦花上,多了几份妖娆和妩媚,在阳光下雪水又将芦花粘成残败的模样,可经不了多少光芒和风拂,它又如从前一样柔韧和轻盈。剪几枝芦花插在窗前的瓶里,家也变得有几份雅致。

在湖边一个小小的广场,一对夫妻他弹她唱,自娱其乐,不很动听却无比动人,在他们脸上幸福如花儿一样开放。

一位老人正在那些凌乱地竖起的石柱上训练他的小狗。小狗乖巧、机敏,在主人美食的诱惑下它做得很认真也很漂亮。看着那只纯白的可爱小狗,我又想起我的小狗点点,假如它还在我的身边,它也一定比那只小狗优秀。你在哪里?你还能享受如跟着我一样四处蹦蹦跳跳的快乐吗?她是否用绳索将你拴住?她是否知道你喜欢野外?是否……

随处可见的小狗,以各自憨态可掬的模样,悠然自得,每在这时,都会想起我的小狗--点点。小狗突然间被我们送人,不知经历了怎样的心路里程,也许我想念它一如它想念我们一样吧。那可爱的模样,那淘气而又招人喜欢的机灵劲,尤其是守在门口的忠诚和热情,为实现自己的愿望巴结主人不停站立作揖的姿态,那种与人之间仿若心有灵犀的懂得,胜过语言交流。还有你不让它叼的东西,当你放回原处,它看着你偏无所畏惧地叼起又快速扔掉,然后夹着尾巴离开,有一种我看你能把我咋样的挑衅。有时,小狗就和小孩子一样。

路上,落英缤纷的槐花,已在初秋的风中消失。季节纷繁的当口,转换是如此准时。天,开始了渐进的冰冷。时光就是这样匆匆地滑落,如华发披挂在额头,挡不住沧桑的容顔。

谁在秋的丰裕里揉捻进淡淡的忧伤?浸染这一季的欢喜。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