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感受到了吗它想要你,哥太大了会坏掉的好痛

2020-09-05 12:54:34 写回复

早自习,我对着一篇古诗不厌其烦的读,但心思全不在读书上,我的眼睛始终盯着第二排的班长和王小茂,班长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王小茂则垂手站在班长身旁,哈着腰,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一副汉奸的模样。

我坐在第五排,所以只能看到班长宽广的背,从他那时而像白癜风病人发病一样抽搐的宽广的背,我可以想象到此时他脸上一定挂着菊花般的笑容,他那双本就小的眼睛现在一定眯的看都看不到了。

突然,王小茂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张10元,塞到班长的口袋。在我的观察下,班长好像没有察觉到,王小茂说话表情没有丝毫的停顿,好像那只手不是他的,但我能确定那只手就是他的。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刻。

 

我是东辰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叫榕小蜂,在这个四线城市,小学生几乎没有好好读书的,所以我不怎么努力,就成了班里第二,第一是班长。

至于我为什么要在早自习上看班长的交易,只是为了回家跟妈妈说,虽然我学习不如他,但他不是个好东西,以此来获得妈妈的鼓励。

每次考试,我英语不好,其他的科全比他的分数高,可是我就是考不赢他,没有人会关心第二是谁。我活的很憋屈,我妈妈每次都会拿他来与我比较,以此来嘲讽我,所以我与他并无矛盾,但我恨他,咬牙切齿的恨。

我也能理解我妈,我家比他家穷,我每次考个第二,我也不如他,我妈每次开家长会都不好意思跟他妈打招呼,所以她迫切需要我考个第一给她争争气。

但考赢他是不可能的,我从不学英语,我讨厌英语,所以我如论如何都考不赢他。我只能在其他方面证明我比他强,我一直在寻找他的缺点,皇天不负有心人,让我找到了。

这家伙家里虽然有钱,但他父母对谁都小气,对他也不例外,他又特别喜欢吃,就只能走歪门邪道。

语文老师让全班同学在他手里背书,他就让那些不愿意背的给钱,给钱就让过,一次一块,这样便可以维持他每天零食的开销。

每次我看到他从别人手中接过那一张张绿色的纸币,便产生一种满足感,他是个人渣,他道德败坏。

2.

我要回家把这件事告诉我妈,我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在吃饭喝水或是写作业时无意的提起,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就该这样。

好,那就这样吧!

我走进小区大门,想着一会妈妈边做饭,边和我闲聊,然后我无意中把我的发现告诉妈妈,妈妈肯定会先说一句别瞎说,然后沉默一下,说现在的小孩怎么这样,然后再沉默一会,说你可别和这样的小孩玩,最后欲抑先扬的开始评价班长钱小财,我则只需要全程保持沉默就可以了。

以后妈妈就再也不会拿他和我比了。

但现实确是残酷的。

开门的回响清楚的告诉我,家里没人,妈妈又到餐馆做小工去了。

我感到一阵失落,耷拉着脑袋慢慢走到我的房间,连书包带人一起扔到了床上,爬在床上,想着妈妈回来我要怎么说,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我是被妈妈叫醒的,“一回来就睡觉,作业都没拿出来,谁向你这样读书,你们班长是你这样读书的吗?他一放学回家就睡觉吗?”还边说边用巴掌打我的屁股。

我感到极大的委屈,拼命忍住哭声,却忍不住眼泪,这时我感觉眼泪已经浸湿了脸下面的被子。就更不愿意抬起头让妈妈看到我的狼狈像,这样我就输了。

妈妈的叨叨声还在继续,但我已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只有屁股上一下一下的痛感让我知道妈妈还没走。

巨大的委屈和屈辱让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的可行,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所有人!

我默默的起身,面无表情的拿起书包,脸上还挂着泪痕,走到书桌旁,拿出作业开始写,妈妈被我这样的表现

小说文学

吓的停顿了一下,声势弱了下来,最后觉得无趣便走了。

五月晚上的凉风浇到脸上,外面是车的奔跑声和人们闲聊的声,我面向窗户,闭上眼睛陶醉的吸了一口,缓缓吐出。

我要让他们……。

3.

第二天早上我一如往常去上学,只不过我在第一节下课时偷偷去了办公室,在上课铃响起后老师没来之前我匆匆跑到座位,同桌周小玲

小说文学

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则回以微微一笑。

没有人知道,我想。

这几天我都时刻面带微笑,心情无与伦比的高兴,连带着觉得小气的同桌也比平时可爱。

快了,我告诉自己。

三天后,上数学课时,班主任突然把班长叫到办公室,班长走后,班里一阵骚乱,大家议论纷纷,在上课被叫走,不可能是小事。

我心里一阵狂喜,随之而来的是恐惧,毫无来由的恐惧。

我坐立不安,在数学课上走神了,突然我感觉有谁正在注视着我,吓的我一惊,定睛一看,是同桌疑惑的眼神,虚惊一场,我回瞪了她一眼。

不出所料,下午上语文课时说班长有事修学了,班主任又说,暂时由榕小蜂当班长,大家有意见吗?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我,在他们的注视下,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好像所有人都知道是我干的,我几乎要从椅子上溜下去,幸好他们的注视只是短短的一刻,要不然他们的眼光就足以杀死我。

这几天我连走路都低着头,我不敢看别人的眼睛,上课也一样,同桌好奇的把头低下来,再弯过来,从下面看我的眼睛,把我吓得往后一仰,惊动了老师,老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周小玲,你有病。”我端坐,咬牙切齿的说。

“你才有病。”她轻飘飘的回。

我无可奈何,也不想与她做无意义的争论,便不再理她。

4.

第二天回家,刚进门,就被妈妈叫住,我吓的一跳,细想之下,她不可能知道,才稍稍安心。

“你们班的那个钱小财真的收过你们的钱?”她用一种神秘的语气问道。

“嗯,不过没收过我的。”

“你可别学他,我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个好东西,听到了没?”

“嗯!”

我低着头站在哪等着下文,却迟迟没有声音,我抬起头,发现妈妈已经转过身在接着拖地。我抬头探视的目光正好与她好奇的目光相遇,我赶紧低下头跑回房间。

我越来越担心别人知道,我一只在心里祷告,但这一天还是来了。

我不知道那是事情发生的几天后,同桌周小玲风轻云淡的问“是你吧?”

这句话没头没脑,但我却听懂了,听懂了的我立马脸和脖子变得通红,眼里露出凶光。

同桌被我吓到了,不自觉的想要站起来,我马上回过神来,换上祈求的目光,一把拉住她的手。

“你怎么知道的?”

“你那天回来手是干的,所以没有去上厕所,而我去商店买东西吃也没有看见你。所以……”她下意识的说。

“你要怎么样才不会说出去?”我一副顺从的样子。

“我要你每天送我回家。”

毫不犹豫,看来是早就想好了。可,可这算什么要求,我要小心一点。

“还有呢?”

“没有呢。”

我已经做好了给她当牛做马的准备,没想到就这么轻飘飘的一个小要求。

我心带忐忑的同意了。

5.

之后每天我都送她回家,我兢兢业业干这份工作。我面无表情,身体僵硬,老老实实跟在她后面。

但她总是想让我不认真,问这问那,蹦蹦跳跳,还时不时问我为什么要举报班长。

她要折磨我,我就像一个刚刚偷了钱的小偷,准备逃走,结果在路上突然被一个陌生人问你为什么要做小偷。

这个女人太狠了!

好吧,我忍,只要她不说出这个秘密就好。

“以后不要你送了。”一个星期后,她突然说。

这又是一个晴天霹雳,我用颤颤巍巍的声音问,

“为什么?”

“不为什么,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还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帮你做到。”

“我才不稀罕呢!”她偏过脸。

这两天我又在心惊胆战中度过,奇怪的是我一直没有后悔做这件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平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我又见到了钱小财,在学校外面围墙,钱小财和他的哥们把我一个人堵在哪了。

“我就知道是你小子,怎么样,班长当的舒服吗?”

我没有答话,反而东张西望,想找一条逃跑的路,或是叫住一个大人。

他们发现了我的企图,直接一个书包砸过来,我扑倒在地上,接着是一阵乱打,乒乒乓乓,像我妈炒菜一样。

不知道多久,他们突然一分而散。

我慢慢打开蜷缩的身体,平躺在地上,全身都疼,除了脸,他们不打脸,怕

小说文学

被看出来。

躺了一会,我慢慢爬起来,一点一点的移到了家。

第二天,所有打过我的同学都被处理了,是我妈闹到学校的结果,昨晚回去我没有瞒住。

但这并没有让我高兴,因为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我为什么挨打。

从此,没有人告诉我小秘密,班里同学一起做什么事,首先就是瞒着我,唯一例外的是周小玲。

但我不想理她,我出卖了班长,她出卖了我。

我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为了求和给我买的零食都被我扔进垃圾桶,还是当着她的面。

她还想向我解释,不是她,我则报以冷笑,我不在相信她了,我时刻记着她出卖过我。

从此,只有孤独与我相伴。

6.

在300公里外的夷陵小学,来了一个新同学,他自信的自我介绍,还有每人一份的小礼物立马让他融入到了这个新班级,钱小财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