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热文

绣春刀1,玛雅网作品转载

2020-10-17 12:00:30 写回复
“尽管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看到尸山,依旧忍不住感慨其雄浑壮阔,以及自然造物之神奇。”谢影再次出现在柯孝良的身边,一袭红裙的他,在晨曦的照映下,确实称得上明艳动人,倘若不知真相的,怕难免将他视为女神。

  至少柯孝良就发现了不少如利箭般的目光,正凶狠的射向他。

  显然是有人被谢影迷惑了,且妒忌的望向了他。

  那些人,却又怎知道柯孝良此刻的无奈?

  “偷偷告诉你喔!我娘曾经说过,尸山可能不是真正单纯意义上的山,它是一尊上古大魔的头颅,坠落在了北海之滨,年月久了才石化成山。咱们的魔种,就是在尸山的山腹里种出来的···。”谢影对柯孝良说道。

  尽管对谢影的亲密表示抗拒,但是对于这样的秘闻,柯孝良表示欢迎。

  当然···也有可能这也算不得什么秘闻,单纯只是因为前

汽车后排座日妈妈

任柯孝良所处的位置太低,且没人教导,以至于在某些‘常识’方面,还有所欠缺。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

  巨大的石道,从山顶蔓延向荒原。

  站在前排的新弟子们,已经开始冲向石道,往上攀爬。

  谢影继续在柯孝良的耳边说道:“这是问心石道,是魔宗仿照佛门心宗所造。当然佛门心宗的问心道,问的是什么心,我不知道。但是咱们这条道,问的是杀心和魔心。”

  说到这里,谢影语重心长道:“柯师兄!我知你素来心善,但是上了这条道,切莫手软。此番考核,若是太过靠后,被分配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山头,便是我去求我爹,只怕也难将你调出来。此事关乎性命,不可大意。”

  “不过师兄若是有能耐,也切莫逞强,拔尖的头几名,早就被上头定下了,不过是走个过场。若是抢了风头,便是不美了。”

  柯孝良闻言点头,然后甩开谢影,箭步往前冲,直上石道。

  一脚踏出去。

  先扑面而来的是众多的牲畜。

  这些猪狗牛羊类的牲畜,皆瞪着大眼,灵性十足的看着柯孝良。

  就像是家中圈养多年,早生灵性,早有情感。

  只是它们却挡住了柯孝良的前行之路。

  所以柯孝良毫不留情的拔出了一直备用在腰间的长刀。

  刀是岐城西街口陆铁匠打的钢刀,二两银子一把。

  此时柯孝良冷漠挥刀,那灵性十足的牛羊猪狗,也都不反抗,只是各自哀鸣,四处躲闪。

  不过一会,便被柯孝良杀个干净。

  再往前走。

  堵在柯孝良面前的,就变成了一群无辜的普通人。

  他们善意的冲着柯孝良打招呼,似乎也和他很熟悉。

  这些平平无奇的面孔,却好像早就烙印在了灵魂深处,某个温暖熟悉的角落。

  柯孝良停顿了一瞬,随后···杀!

  早知是幻象,不杀又如何?

  杀!

  依旧向前,复行数十步。

杨受成关之琳


  一些柯孝良真正熟悉的面孔出现。

  那是远在白骨城的柯家人···。

  哈哈···来的正好!

  正杀个痛快!

  柯孝良持刀闯入‘人群’,左右劈砍,很快就杀了个满地鲜红。

  继续向前,继续向上。

  柯孝良似乎隐约的,已经开始听到一些人的嘶吼与咆哮,愤怒与挣扎。

  作为穿越者,柯孝良对柯家人没有情感。

  即便是前任柯孝良,与柯家人之间,也多

文学

是嫌隙,而无什么恩义。

  所以,柯孝良算是在这一关讨了个便宜。

  但是更多人不是如此。

  即便是从小进行狼性教育的魔宗弟子后裔,他们终究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活生生的人。

  残酷施加给别人,他们喜闻乐见。

  残酷施加给自己,他们依旧痛苦挣扎,不会比旁人更少。

  再往上,柯孝良看到了一些其实还很模糊的身影。

  他们是即将成为柯孝良师长、同门的人。

  柯孝良停下了脚步,犹豫着是否继续往前。

  “罢了!就在这里停下来吧!”柯孝良念头一起,眼前的幻象便跟着消散。

  同时回身一望,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走到了半山腰。

  身后还站定着上万人。

  他们大多数都被卡在了亲情那一关。

  而再往上望,有数百人正在继续前行。

  亲情、友情、师门恩情、情爱之情,这些都仿佛无法束缚住他们的脚步,令他们停下。

  所谓的师门恩情,其实也无法束缚柯孝良。

  但是他记住了谢影的交代。

  觉得这个关口,是个不

南派三叔老婆

错的停顿点。

  无论十魔宗有多邪性。

  作为一个宗派,它总得讲究点凝聚力。

  弟子们可以不念父母之恩,亲朋之情。

  却不能不念师门之恩,师长之情。

  这就是典型的严以待人,宽以待己的心态。

  而柯孝良,赌的就是这份心态。

  谢影超过了柯孝良,走到了更前面一些的地方,却在一处停了下来,然后猛然回神看向柯孝良,突然似乎松了一口气,笑容满面。

  柯孝良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利爽。

  王钰手持铜斧,一个劲的向前,一个劲的往上冲。

  此时竟然已经快要逼近山顶。

  至于刘陆···他已经站在了山顶。

  两柄铜锤,见什么砸什么,莽的一批。

  大约两个时辰后。

  登山完毕。

  所有···接近三万人,被统一转移到了一处巨大的广场。

  广场上燃烧着黑紫色的魔火。

  一些高大、可怖的身影,正缭绕在魔火之上,俯视着那些在魔火环绕之中,瑟瑟发抖的‘小魔崽子’。

  “这几个,本座要了!”话音落下,一团魔火中,伸出一张大手,顺手一抓,便从广场上抓走了几十人。

  “老魔君倒是手快,那这几个好苗子,奴家便收了。”说话之人似乎是个女子。

  话音落后,一只魔抓,朝着近百人抓来。

  柯孝良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拉扯之力。

  似乎有强横的力量正要将他带走。

  “老荡妇!这几个不归你,都是些好苗子,给你就糟践了!”剑光闪过,柯孝良感觉身体一松,身体重归自由。

  不远处站着的谢影,莫名的竟然似乎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他被那个之前挥动的魔爪带走了。

  临走前还冲着柯孝良挥挥手,做出让柯孝良放心的口型。

  不过柯孝良完全没看。

  黑光一闪,柯孝良眼前的画风突变。

  他离开了广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地方。

  肃穆和萧杀的气氛,扑面袭来。

  简直让人难以呼吸。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