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热文

不知火舞公园,抖音很火的生日短句

2020-10-18 06:01:03 写回复
第2384章拦腰怒摔

  灵渊是灵渊,圣霄娘娘是圣霄娘娘。

  灵诡素来恩怨分明,也绝对不会殃及无辜。

  灵诡见灵渊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心知他必然已经知道是谁害得自己母妃。

  他之所以会这样,是他明白,因为那人是他的母亲,所以他绝对也

男生说放进来特别舒服

有连带关系……

  “你心思别太沉重,你母妃是你母妃,你是你,我相信帝父绝不会为难于你。”

  灵诡寒着脸,拍了拍灵渊的肩膀,转而看向自己父亲。

  “臭爹怎么不进去守着妈妈?”

  灵诡感觉到灵天正在酝酿滔天恐怖的怒意,是真生气了。

  至于后果……她想不出来。

  从前她和自己父亲生分疏冷,他威震三界,再如何生气,也就下令惩罚,贬为庶民罢了,而今……她是真看不透了。

  “我听到你们的谈话,自然得出来。”

  “你母妃和她腹中孩儿,若有三长两短,我便要圣霄山湮灭,连带着圣霄山所有仙神都得死!”

  灵诡长发飞扬,眼底染上毒色,“自然,绝不姑息,只不过,灵渊大哥是无辜的,帝父莫要牵连。”

  像是触及了灵天的逆鳞,这回,灵天没再帮着自己素来器重的儿子,只是冰冷道:“你母妃无恙,一切皆可商量。”

  未过多久,九十八重天天际外。

  数百名神兵

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扣押着披头散发依旧雍容华贵的圣霄娘娘来到了神帝宫前。

  圣霄娘娘高傲的站在那,见到灵天也不跪,视线扫过灵诡,眼底闪过忌惮,躲闪的偷觑了一眼傲立于灵诡身侧的无天老祖,她眼底惊现恐惧,可稍后似想到什么,眼底恐惧消失,强作镇定。

  圣霄的视线最终落在了自己儿子身上,眼底闪过极致怨色。

  “你现在,是跟着灵诡这些人厮混一起,打算抛弃我这个母亲了?你昨夜,竟还敢喊清瑶姬作妈!”圣霄气极,上前疯了似的就想甩灵渊一记耳光。

  却被眼疾手快极其护短的灵诡一把扼住手腕。

  下一秒,整个人被灵诡死死摁跪下。

  “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

  灵诡居高临下,指骨泛白,转手掐住圣霄的脖子。

  “你说呢?”圣霄不惧灵诡,也不喊疼,“我看她不顺眼了数十万年,如今屈屈这点小痛苦,算什么?她敢忽悠我儿子喊她妈,就得有胎死腹中的觉悟!”

  圣霄能知道灵诡家发生的事,灵诡并不奇怪。

  神族便是如此,想窥视便能窥视,只要她想看的人灵力未被封印,便能看到任何。

  灵诡刚想说什么,倏然间,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闪身到了她的身边。

  他浑身彻骨寒冽,冷酷的气息骤然间弥漫神帝宫上空。

  他一把将圣霄高举起,整个人横拖着,下一秒,高抬腿,硬生生的折断了圣霄的腰椎骨,将人扔了出去,那手段,残酷凶悍至极!没有一丝留情。

  “你乃生育之神,解了清儿身上的禁制!她若有事,圣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灵诡“woc”了一声。

  她活这么久,还第一次见到自己父亲如此恐怖的一面,这要是换了普通人,非得瘫痪不可,圣霄是神,自然没那么脆弱。

  “做梦!你有种杀了我!你我夫妻只有名分,你杀了我,清瑶姬腹中的孩子便死定了!哈哈哈哈!你试试!”

  灵诡

文学

还发现一件事。

  这圣霄帝妃,见到自己师父无天老祖虽恐惧,但依旧端着架子,好像吃定自己不会有事一样……

  灵诡冷眯美眸,如果是这样的话……

  恐怕,她有救兵?

  果然不出灵诡所料。

  虚空忽然间撕裂,从虚无界的通道中,两个踏云而来的身影,转眼出现在圣霄的身后。

  这两人,正是东王公扶桑和西王母。

  西王母从前众多神衔中有一孕育神职,之后给了圣霄。

  圣霄帝妃,是西王母的人。

  灵诡恍然大悟,难怪圣霄如此硬气,感情是有西王母罩着?所以连她师父都能不放在眼里?

  不过,灵诡心知,这次西王母都帮不了圣霄娘娘。

  灵诡不等自己父亲开口,就先一步出现在西王母跟前,一脚踹开了正准备哭诉委屈的圣霄,面向西王母,“咱们可是一起历经过生死的,妗母娘娘,我母亲怀了双胞胎,如今圣霄动了手脚,想让她胎死腹中,人在殿内大出血,根本无计可施,孩子也生不下来,今天这事你若护她,就别怪我灵诡不给您和东王公面子了。”

  要真打起来,灵诡心底冷笑,这两个还真不是自己对手。

  若是他俩一起上,她大不了喊帝司上来神界帮忙一起嘛。

  好久不打架了。

  她倒是觉得舒活舒活筋骨也是极好的。

  “去,你个死孩子,就知道威胁老婆子我。”妗母娘娘未看圣霄,她穿着粗布衣衫,毫无形象,“先不管这些事,随我进去看看你母亲,圣

刘华强原型照片

霄下的禁制,老婆子我还是能解的。”

  的确,惩罚第二,母亲和孩子是第一。

  灵天一听清瑶姬有救,转身也要跟着进去,却被东王公拦住。

  “你就别进了,留着把事情处理好,妗母横竖都会替你把人护住,把孩儿护住,别担心。”

  东王公话落,转身,负手而立怒视跪坐地上一脸丧失嚣张气焰的圣霄,“你啊你啊!好好当你的天神,守着你的圣霄山不好吗!非得自己作死!如今捅了娄子,你以为妗母能罩你?”

  “身为生育之神,你竟敢连未出生的孩子都敢暗害!如此歹毒心肠,你愧对你的神职!”

  东王公话落,甩袖,背过身去,瞥向一直都“看戏”的无天老祖。

  “老黑祖觉得,圣霄该如何处置?”

  无天老祖冷哼一声,目空一切,蔑视之,“此事不归老夫管,要问也得去问鸿钧,他掌控光明众神,不过以他的性子,此类女眷暗害纠纷之事,他断然不会插手,还是交给后辈自行处理为妙。”

  “那你怎么来这了?”东王公挑眉。

  “老夫徒儿拽来的,老夫就看看戏,顺便看看清瑶姬的孩儿生的如何,若是中意,收回去玩儿玩儿……”

  灵诡攀住自己师父的手臂,瘪嘴,“我不是师父的唯一了吗?”

  “去你的,就只是玩儿玩儿,又没说要收徒,老夫有你一个徒儿就够了。”

  无天老祖摸狗似的,拍了拍灵诡的脑袋。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