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休闲

两对情侣互换当面做,本王要进去了忍着点

2020-08-23 09:27:08 写回复

那是一个夏天,蝉吱吱叫个不停,河边的垂柳在微风中摇曳,河里的鱼躲在水下,路上真的很安静,只有太阳还在烤着整个地球。我在家里拿着扇子和冰淇淋,躺在垫子上很舒服。晚上,路边挤满了人,有说有笑,气氛特别好。这也是孩子们晚上玩耍的最佳时间。几个玩伴一起玩各种有趣的游戏。有时他们发疯的时候忘了回家。家庭成员站在门口大声喊着他们孩子的名字。语气真的很高。当我回到家,我可能会好好打一架。但那真的很有趣很快乐。

日复一日,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太阳升得很高,我还没起床。阳光透过窗户照到我的脸上。我揉了揉睡眼,看着蓬乱的头发。风吹进我的鼻孔,我立刻站起来,穿着拖鞋跑进厨房。我太高兴了。我说:“妈妈,来我家做客的你怎么能做这么多好吃的,我看不出你这么慷慨。我笑了。妈妈看着我说:“你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但没有特别的日子。妈妈拿起一盘蔬菜放进热油锅里,把盘子一扔,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孩子。”然后我知道我高兴地跳了起来。我妈妈看到我的快乐,就笑了。吃完饭,我躺在床上,摸着肚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晚上,我去和朋友们玩,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玩了一会儿,我的胃有点疼。那时候,情况不是很严重。另外,我当时玩得很疯狂,所以我不在乎。回家后,我躺在床上,胃疼得越来越厉害。疼痛在床上滚来滚去。我妈妈看到我,就赶到村里的诊所。我不知道我妈妈在哪里有这么大的力气。我瘦瘦的背上背着整整80斤,走了一英里多。走到卫生室后,医生说是阑尾炎,需要尽快输液。他还一遍遍地说,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少吃油腻的东西。输液后我的胃痛还不错。妈妈弯下腰说:“宝贝,妈妈会再把你抱回来的。”我小声对妈妈说,“妈妈,我没事

小说文学

,我可以走了。”妈妈一直在那里弯腰,没有背着我,但我很固执,而是趴在妈妈的背上。一路上,我看着母亲瘦弱的身躯,看着太阳穴上的白发,看着母亲在阳光下鞠躬的背影,我的心在流泪。我一路上都没跟妈妈说一句话。我怕妈妈听到我哽咽的声音。

那是一个夏天,知了吱吱吱的叫个没完,河边的垂柳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摇摆摆,河里的鱼儿都躲在了水的下面,路上真是安静,只有那太阳还在烘烤着整个大地。我在家里吹着风扇,吃着雪糕,躺在屋里的凉席上很是舒服。一到晚上路边坐满了人,有说有笑的拉着家常,气氛格外的好。晚上也是我们孩子玩耍的最好时间,几个玩伴在一块玩着各种有趣的游戏,有时玩疯了都忘记了回家,家人站在门口呼喊着自己孩子的名字,声调真的很高。回到家后也许会唉一顿打。但那时真的很有趣,也很幸福。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谁也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太阳已升的很高,我还没有起床,阳光透过窗户打在我的脸上,我揉搓着待有睡意的眼睛,看着蓬乱的头发,一股香喷喷的味道随着风儿飘进了我的鼻孔,我立刻就起来了,穿着拖鞋就跑进了厨房,走进厨房我高兴坏了,我说“妈,你怎么做这么多好吃的,是不是有谁上咱家来做客,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大方。我呵呵的笑了起来。母亲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仔细的想了起来,可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日子。母亲端起一盘菜往热腾腾的油锅里倒去,翻腾着菜说“孩子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啊”这时我才知道,我高兴的跳了起来。母亲看到我高兴的样子母亲也笑了起来。吃过饭后我就躺在了床上,摸着肚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晚上我就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去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玩了没多久,肚子隐隐的痛了起来,当时并不是很严重,加上当时玩的很疯也就没有在意。回到家后我躺在床上,肚子疼的越来越厉害了,疼的在床上打滚,母亲看到我这样就背起我冲向了村里的卫生室,我不知道母亲哪来的那么大力气,瘦小的后背上背了足足八十斤的我,一走就是一里多路。走到卫生室后,医生说是阑尾炎,需要尽快输液,而且还一遍一遍的说以后不要吃的太油腻,少吃一些肥腻的东西。输完液后我肚子疼的不是那么厉害了。母亲弯下腰说“孩子妈妈再背你回去”我轻声的对母亲说“妈,我没事了我能走了”母亲一直在那里弯着腰非背着我,我犟不过就趴在了母亲的背上。一路上我看着母亲瘦小的身躯,看着两鬓的白发,看着在太阳下母亲躬起的后背我的心流泪

小说文学

了。一路上我没有给母亲说一句话,我怕一说话母亲听到我哽咽的声音。

连着打了一星期的点滴,可肚子还是有些疼,在医生的建议下,母亲带着我去了县里的医院,医生说,是阑尾炎,需要动手术,当我听到手术这两个字时,我很是害怕,一头扎到母亲的怀里哭了起来。母亲拍拍我的脑袋说“孩子没事,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怕,以前妈妈生你的时候也动过手术,妈妈都没怕,更何况你还是个小小男子汉呢”。我揉揉眼看了看母亲,母亲用刚毅的眼神看着我,像是在给我打气。第二天的下午,我们又来到了县医院,把钱交了手术就要开始了。我光着膀子穿着拖鞋,踉跄的走进了手术室,看着那一把把剪刀,看着穿白衣大褂的大夫,我很是害怕。开始时一个大夫先是和我聊着天,聊着聊着我就昏睡了过去,我不知道手术做了多久,手术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有了意识,听见旁边的大夫说了一声好了,就把我推出的手术室。把我推到病房后,母亲静静的做在病床上,看着我,摸着我的脸,眼里闪着泪花,一会儿那一颗眼泪闪着光芒落在了我的脸上,母亲掏出兜里的手绢擦了擦我的脸。母亲哭了,这滴眼泪落在了我的脸上,更落在了我的心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哭。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想要用手给母亲擦擦眼泪,但是手不听使唤,我鼻子一酸,眼里也泛出了泪花。母亲又像是在说些什么,只是因为声音太小我没有听清楚。

在医院里住了一星期我就回家了,回到家后母亲很是开心,她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像是在迎接一位贵宾。脸上的笑容也多

小说文学

了起来。

夏天还没有过完,知了还在吱吱吱的叫个没完,垂柳还还在摇摆,水里的鱼儿还躲在水下,太阳还在烘烤着大地,晚上人们还在外边拉着家常,孩子们还在玩耍,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我家里的饭菜变得越来越清淡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